慶余年劇情介紹

1-6集

慶余年第1集劇情介紹

  

  大學生張慶想請求葉教授擔任自己的導師,卻遭到了毫不留情的拒絕。葉教授認為他用現代的觀念,來剖析古代文學史的想法十分荒誕,張慶只好另辟蹊徑。他報名參賽了騰訊舉辦的科幻文學網絡大賽,想用小說的方式去表達自己的理念,主題是假如生命再活一次,用現代思想與古代制度發生碰撞碰,引導讀者珍惜現在,為美好而活。

  葉教授被他這個新穎的點子吸引,張慶收到鼓舞,興致勃勃地說自己前幾章都寫好了,只是現在還差個名字。冥思苦想之際,他恰好看到書架旁貼著第二版紅樓夢中節選——十二之紅樓曲的留余慶,腦中靈光一現,當場將小說取名為《慶余年》,然后繪聲繪色給葉教授講起了書里的世界。

  假如生命再活一次,你是否能毫無遺憾地走完這一程?

  一個患有重癥肌無力的現代青年,睜眼醒來,卻成了竹筐里的嬰兒,腦海還保留了現代社會的一切記憶,卻有古裝殺手圍攻追殺。疑惑之間,一個嶄新的世界迎面而來。這個竹筐里的嬰兒,正是小說的主角范閑,而背著他死里逃生的黑衣男子,名為五竹,是范閑亡母的仆人。

  五竹背著范閑逃過追殺,與帶著黑騎趕來的南慶監察院院長陳萍萍一行會和。 陳萍萍聽聞范閑母親的死訊,心中又悲又痛,他想將范閑帶回京城,五竹卻已經不再信任任何人??吹轿逯駡桃鈳ё叻堕e,陳萍萍只好提議他去澹州,在老太太的幫助下將范閑撫養長大。

  就這樣,范閑被寄養在澹州老家,一轉眼,便已經長成為一名小小少年。府里還有一名和他同齡的小丫頭,是范府嫡出的大小姐范若若,兩人自幼一同長大,感情十分要好。范閑自小聰明伶俐,長得唇紅齒白,十分靈秀,卻因為是范老爺的私生子,老太太對他不冷不熱,范老爺更是不聞不問,明里暗里受到不少刁難。這一日,他和若若出去玩耍歸來,卻看到周管家正在耀武揚威教訓自己的丫鬟。

  范閑出言阻止,周管家卻絲毫不理會,還搬出老太太說這是自己的指責。范閑心中氣極,眼珠一轉,跑進房間搬來一個凳子,自己則爬到凳子上面站著,叫周管家靠過來。周管家云里霧里走近,卻突然被范閑狠狠扇了一巴掌,連牙都打掉了,臉上落了一個血紅的巴掌印。主仆有別,周管家吃了個大虧,趁吃飯時向老太太告狀,老太太因此撤掉了范閑院子里的丫鬟,并將若若送回了京城。

  這一夜,月黑風高,一位蒙面黑衣人潛入范閑房間,卻發現原本應該熟睡的范閑正坐在床上,還口口聲聲說他終于來了。黑衣人一頭霧水,范閑卻感動地說爹爹終于來看自己了。黑衣人這才知道他搞錯了,范閑趁他放松警惕之際,拿起床上的瓷枕狠狠朝黑衣人頭上砸去,砸了幾下確認他暈倒,然后慌慌張張地跑去找隔壁雜貨店的五竹來善后。原來,五竹將他送入范府并未離開,而且一直在暗地保護著他健康長大。五竹檢查過后,冷淡地告訴范閑這人并沒有死,而且他也不是壞人,而是京都鑒查院第三處的主辦,是自己人。

  第二日,費介便拿著范老爺的信件稟明老夫人,正式成為了范閑的老師。費介長得猥瑣,行為也十分費解。他并沒有教范閑讀書寫字,也沒有習武健身,而是帶著他學醫用毒。這學醫的第一課,就是帶著范閑深夜到亂葬崗去挖墳解刨尸體,換做普通孩子早就嚇瘋了,可對于有著現代成年人靈魂的范閑來說,這只是小兒科。何況他上輩子呆的最久的地方,就是醫院。

  解刨了一晚上尸體,范閑去找五竹訴苦,趁機打聽娘親的事跡。五竹只是告訴他主人的名字叫葉輕眉,其余事情都不肯多說。范閑見狀只好作罷,又問起自己練的那本真氣秘籍的事情。五竹不會真氣,自然也不懂練法,思來想去,他帶著小范閑來到了郊外竹林,決定用打的方式幫助范閑鍛煉身手。

  就這樣,在兩位老師魔鬼般的訓練中,范閑飛一般的成長著,被下毒成了家常便飯,挨打也習以為常。費介雖然行事荒誕,卻是實心實意在教范閑,而五竹則給了他全心全意的守護,這些關懷填滿了范閑老成卻空虛的心靈。時光飛逝,終于在這一日,范閑利用補藥成功讓費介中招,這也意味著他終于出師了。這些年的相處,兩人之間如父如子,對范閑而言,除了五竹,他又多了一位可以全心信賴的人。臨別之際,范閑將自己費心研制的羊腸手術手套贈給了費介,費介也將院長交代的檢察院提司的腰牌交給了他。

  回到范府,范老太太看到范閑落寞的樣子,安慰他費介的離開是好事。只要他在澹州一日。便會把京都人的目光招引過來,如果紅甲騎士出現在澹州的街頭,那么真正的危險便會到來。范閑聽后,便每日坐在大門口,等著紅甲騎士的出現。時光如水,白駒過隙,就這樣等啊等,等到他從呦呦稚童長成了翩翩少年,終于有一日,街頭出現了一群身穿紅甲的人。

慶余年第2集劇情介紹

  

  范大人派紅甲騎士來澹州接范閑去京都,老太太毫不猶豫回絕了,那些人便一直跪在門口。范閑見狀十分糾結,他想讓五竹給自己出出主意,五竹卻道小姐當年曾在京都做過生意,范閑繼續追問,他卻又道記不清了。范閑向他詢問殺害母親的兇手,五竹坦言自己也不清楚,去京都冒險調查真相,還是繼續留在澹州安穩度日,這一切都由范閑自己決定。

  用飯時,周管家稟告老太太,那些紅甲騎士一直跪在那里,連府里的飯菜都不肯用。老太太直接打斷了他招呼范閑用飯,擺明了不想管他們,周管家也沒有辦法。范閑卻沒心思管這些,他盯著餐桌上的一盤竹筍出神,正當老太太要下筷子之時,他飛速將竹筍挪到自己面前,還問周管家這竹筍是拿來的?周管家對他不禮貌的行為十分不滿,不情不愿地回答送菜的老哈病了,這是他的侄子送來的。范閑一邊問一邊狼吞虎咽,幾口將整盤菜掃光,然后迅速告退跑了出去。

  剛到院子里,范閑便嘔吐起來,將剛剛吃的飯菜全都吐了出來。這時他才發現,院子里很多丫鬟小廝都痛苦地倒在地上,上吐下瀉,他急忙找來牛乳讓眾人催吐,卻發現院子里紅甲騎士不見了。老哈多年給府里送菜,范閑猜測他此次必定是受人脅迫,紅甲騎士卻管不了這么多,范閑又提出萬一是調虎離山,讓他們回去保護老太太,自己單槍匹馬拎著刀來到了老哈家。

  一件院子,范閑便看到老哈被綁在柱子上,剛要接近,卻發現院門砰地關上了,一個面色冷峻的身著黑色披風的男子正打量著他,來人正是鑒查院四處成員——騰梓荊,此次,他奉命前來追殺范閑。范閑剛開口,騰梓荊便揮手將披風一抖,里面竟然藏著數十柄飛刀。范閑大罵一聲,上前與他纏斗起來。騰梓荊出手狠辣,幸而范閑這些年經歷了五竹的魔鬼訓練,身手也十分敏捷,兩人纏斗數十招,范閑突然捂胸倒地,原來,騰梓荊在匕首上下了毒。

  騰梓荊見他中招放松下來,詢問范閑剛才為何不放那些紅甲騎士進來,范閑沒有回答,只是淡淡看了一旁的老哈一眼。騰梓荊沒想到他為了個送菜的竟然拿自己的小命冒險,正要上前了結了范閑,卻發現自己竟然運不了功,而原本虛弱的范閑此時才站了起來。他從小便被費介訓練,不知道服了多少毒,普通的毒對他并無效果,而他也在自己的匕首上抹了毒。

  在范閑的逼問下,滕梓荊道出自己是奉了監察院密令,前來誅殺國賊。范閑聞言十分震驚,他拿出費介送他的提司令牌,告訴滕梓荊自己不過是范府一個私生子,無權無勢,并不是什么賣國賊,這密令恐怕有問題。騰梓荊此時也察覺不對,范閑繼續追問,問出原來是周管家配合滕梓荊在菜里下毒。

  等范閑回府,卻看到周管家被五花大綁跪在廳里,周管家事情敗露,卻還振振有詞說自己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范家,他是二夫人柳如玉派來的,目的是阻止范閑回京爭奪家產擾亂家宅。老太太聞言點了點頭,她起身走到范閑跟前,告訴他長大了心一定要狠,隨后便讓下人將周管家腿打折扔到漁船上,讓他下半輩子不用再上岸了。周管家到此刻才明白,老太太這么多年來看似不喜范閑,其實都是在保護他。

  老太太告訴范閑是柳如玉寄信讓周管家配合鑒查院殺手,就是要將他置于死地。范閑卻已經下決心進京自己調查,他已經躲了這么多年,還是躲不過,索性就自己迎上去。如果真是柳如玉,他會表明自己無意爭奪家產,老太太見他已經下了決定,又得知他明日便啟程去京都,心里萬般不是滋味。原來澹府從小就有殺手出沒,范閑擔心老太太安危,這才讓她對自己冷漠。另一邊,滕梓荊也接到鑒查院的急令,查到是有人想借監察院之手殺范閑,為了調查真相,滕梓請求范閑假裝殺了自己。

  臨行前,范閑去向五竹告別,告訴他自己要去京都查詢母親被殺的真相,但他不希望五竹再繼續跟著自己,為自己而活,而是希望他也可以找到自己想做的事,過自己的人生。五竹覺得這句話非常熟悉,他想了很久,想起小姐也說過類似的話,他找出一個箱子,告訴范閑,這是小姐當年留下來的,而自己最想做的事便是打開它,但他并沒有鑰匙。箱子不知道是什么質地,范閑費勁功夫都無法打開,因此,五竹決定進京都拿回鑰匙,但他會先行一程,兩人約好在京都碰面。

  隔日,范閑告別老太太與紅甲騎士動身進京。路上,范閑意外發現滕梓荊喬裝成下人混進了車隊,滕梓荊還告訴他,紅甲騎士接他進京是去成親的,范閑聞言驚訝不已。車隊行走了數日,路上倒也算順利。這一日,騰梓荊突然竄入范閑的馬車,隨后,迎面走來一個商隊。騰梓荊告訴范閑,這個商隊是監察院的人喬裝的,范閑意外發現費介竟然也混在其中。

  范閑暗中跟了上去,費介也看見了他,便偷偷找了個機會與他見了一面。費介告訴范閑,自己此番是送言冰云送去北齊諜報站,而這一切,究根結底是為了范閑。原來,騰梓荊是四處言冰云的麾下,四處的人對自家的提司下手,這個責任必須由言若海來承擔,言冰云正是言若海的兒子。院長因為范閑之事十分生氣,便撤了言冰云的職,讓他去北齊接手諜報網。言冰云悄悄派屬下想討回范閑手中提司令牌,卻被費介從中阻攔,不得不放棄。

  此后一路順風,很快,范閑一行便抵達京都,到城門口之事,監察院文書王啟年突然攔住了車隊,他口若懸河將范閑夸了一通,忽悠他花二兩銀子買了一張假地圖,范閑為了掩護滕梓荊盡快進京只好當了這個冤大頭。進京不久,滕梓荊便與范閑告別,還提醒他恐怕柳如玉不會讓他這么順利進府。

  車隊繼續前行,范閑探出身子看著繁華的街景目不轉睛,他尚且不知,不遠處一棟民宅內,一群衣衫不整的女子正在等著他,只待他一靠近,便一擁而上想要借此毀了范閑的名聲。誰知,馬車在民宅前不遠處突然停了下來,一個憨厚的中年男子將護衛支走,自己為范閑駕車送他回府,而那宅院里面女子已經盡數被拿下誅殺。

  說是送范閑回府,馬車卻兜了個圈子,在一座神廟前停下了。車夫借口內急離開,范閑將信將疑下了馬車,想要進神廟看看,卻被一名冷面侍衛攔住,兩人對了一掌,范閑不想惹事正要離開時,那侍衛卻突然打開門,道自家主人允許他進廟祭拜,但只許進偏殿。

慶余年第3集劇情介紹

  

  冷面護衛允許范閑進神廟,范閑心中擔心是陷阱,便隨口多問了幾句,那人見他連神廟為何都不知十分不解,范閑對這些神話故事并不感興趣,猶豫再三,還是走進了廟里。剛進廟,范閑便看到一群持刀侍衛守在院中,他只好進了偏殿,左看右看發現并沒有埋伏,這才松了一口氣。

  偏殿里并無神像,只是墻上繪著神廟之人擒巨獸傳文禮的壁畫,來自現代的范閑自然不信這些所謂的神明,他隨手拿起供桌上的水果咬了一口,嘴里還嘟囔著要是真有神明,讓他派個使者告訴自己為何走這一遭。他正念叨著,供桌突然動了一下,嚇得他手里梨都掉了,等他猶猶豫豫掀開供桌的桌布,竟然看見一位容貌清麗的小仙女拿著雞腿錯愕的看著自己。

  兩人四目相對,范閑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流到了心臟,連大腦的運轉也緩慢起來,呆呆地問女子是不是神仙派來的?女子正是宰相林若甫的女兒林婉兒,她看見范閑的樣子十分有趣,也不像是壞人,便從桌底鉆了出來。范閑見她不是幻想,激動之下竟然吐了血,林婉兒關切的上前查看,范閑隨口安慰她吐著吐著就習慣了,林婉兒被他俏皮的話逗樂了。

  兩人氣氛正佳,院里突然傳來丫鬟急切的呼喚,林婉兒吐了吐舌頭,將雞腿給了范閑,便匆匆離開了。臨走的時候還把手中的雞腿給他,歡快地跑出去。范閑被林婉兒回眸那一笑驚艷住,這才發現自己忘了問她名字,趕緊出去追,可惜林婉兒已經坐上馬車離開了。林婉兒自幼身體不好,家里管得極嚴,每次出來她都會偷偷跑出去玩,沒想到這一次碰到了范閑。丫鬟理解她的心情,卻也擔心她的身體,果然,林婉兒一激動便又咳了血,只是她想起剛才范閑的話,忍不住又笑了起來。

  慶帝祭廟回宮,宮典帶人靜街后主動提起范閑,他認為范閑能夠穿越神廟旁重重暗哨必有蹊蹺,自請自上而下徹查禁軍,慶帝卻云淡風輕道不用了。行至半路,一隊身穿盔甲的禁軍疾行而來,宮典立刻讓人攔下,慶帝讓首領回話,那人也不接近,只是上前兩步跪下道入城道內,有后宮侍女準備攔路,人已盡數誅殺。

  禁軍離開后,慶帝馬車停在路邊,他讓宮典從街邊混沌鋪給自己舀了一碗混沌,漫不經心地問宮典進入闖入神廟的少年是誰。宮典稟告是戶部侍郎在澹州的私生子范閑,他這才意識到范閑能進入神廟,恐怕是慶帝的安排。慶帝又問宮典,自己為何要放范閑進來,在進城道上要放侍女敗壞范閑名聲的是誰?宮典猶猶豫豫地一一回答,最后,慶帝云淡風輕地問他是不是很喜歡太子送他的畫,宮典大驚失色,嚇得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車夫將范閑帶到范府門口,范閑下車敲門卻沒有任何回應,過了一會,一位丫鬟才打開側門招呼他進去,丫鬟告訴他老爺還未回府,這都是二夫人的安排。范閑倒也沒有找事,好脾氣地跟著丫鬟進府,卻發現一路上所有人行事都格外小心,打聽之下才知道二夫人在午睡。這位二夫人在后院午睡,全府都無人敢說話,其在范府的威勢,可見一斑。

  這時,一個身穿綢衣的少年拿著一根棍子追著賬房先生跑了出來,看這一副耀武揚威的樣子,范閑也猜得到,此人必定便是二夫人的寶貝兒子——范思轍。范思轍看到范閑也不問他是誰,而是毫不客氣地問他知不知道自己是誰,還讓他將手里的箱子打開給自己看看。范閑聞言不怒反笑,讓他自己來試試看。另一邊,二夫人得知范閑已經進府,特意吩咐下人帶他到院子里等著,等自己睡醒了再說。

  范思轍看似霸道囂張,其實胸無城府,他倒騰了半天也打不開范閑的箱子,氣急敗壞地告訴范閑整個范府都以自己為尊,自己讓他們干啥就得干啥。范閑好笑地逗他假如他讓下人打死他,那下人是聽還是不聽呢?范思撤傻乎乎地想了半天,竟然被他給繞暈了。范閑一路跟隨丫鬟走到內院,卻被告知二夫人在午睡,讓他在這里干等,他心知這是二夫人的下馬威,面上倒也沒有反對。

  宮典帶著幾幅字畫前來拜見太子李誠虔,太子看到宮殿十分親和,誰知宮殿卻當著他的面將自己帶來最為喜歡的字畫一一撕毀,并請求太子收回贈給自己的畫。太子臉色漸漸沉了下來,宮殿心中又心疼又害怕,他將今日發生之事一五一十告訴太子,稟明慶帝對自己與其私下來往恐怕不滿,還說明自己從此不再有喜好,太子雖然生氣,卻也無可奈何,只好收回了字畫。

  二夫人午睡起來,詢問起范閑的情況,沒想到卻得知范閑也搬了個椅子在院子睡覺。她生氣地出去叫醒他,話里話外指責范閑不懂禮數,范閑也隨她一起客套。這時,反應過來的范思轍拿著棍子來找范閑算賬,二夫人見到這個情景故意避開,一旦范閑與范思撤動手,他都將落入圈套。范閑倒也不驚不慌,還悠閑地坐下來看他折騰,正當范思撤氣急敗壞要動手時,范若若及時趕到制止了他。范若若是府里的大小姐,從小便管著范思撤,范思撤看到她就像老鼠見了貓,只好老老實實地跟范閑道歉認錯。二夫人沒想到千算萬算還是被范若若打亂了計劃,再看看只會要銀子的傻兒子,心里又氣又急。

  兄妹倆再度重逢十分欣喜,來到若若房間,只見里面堆滿了珍奇異寶。若若告訴他這些都是別人送的,都是為了范閑曾跟她說過的《紅樓》。范閑沒想到自己給妹妹講的故事弄得人盡皆知,卻也不知如何解釋,只好隨她誤會了。兄妹倆正寒暄著,下人前來稟告,說是范大人回府了,讓范閑去書房見他。范閑將雞腿用木盒裝好讓若若幫自己保管,獨自來到了書房。

慶余年第4集劇情介紹

  

  范閑推開書房大門,畢恭畢敬地站到正在處理公務的父親范建跟前,范建卻只是讓他關上門便不再搭理他。另一邊,二夫人吩咐下人把下人的廚房收拾出來,好讓范閑住進去,得知范閑在書房呆了許久沒有出來,她忐忑不安地讓范思轍去探聽一下,誰料范思撤卻趁丫鬟不注意直接溜了。

  夜色初籠,范閑一直站著看范建處理公務,直到他終于停下來,才跪下來向他請安。范建問范閑想做一個怎樣的人,范閑坦誠道自己沒有大志向,只期望一生平安,富甲天下,嬌妻美妾,倜儻風流便可。范建又問他憑什么起家,范閑說出了穿越者常用套路,制作玻璃,香皂,白砂糖等,誰知道這些東西當年早就被葉輕眉想出來了,只是只供應貴族使用,所以才沒有傳開,范閑只好嘆息既生娘何生子。順著這個話題,范建提起當年葉輕眉死后,她名下的商號被皇室掌控,歸到了內庫,由于慶帝沒有時間打理,因此,交給了長公主李云睿管理。

  長公主姿容絕世,氣質溫婉,雖然不是慶帝的親妹妹,但是極受信任,而且至今尚未婚配。范閑沒料到看似嚴肅的父親會和自己說這些八卦,調侃他是不是看上了長公主。范建十分無奈,便告訴他長公主和當朝宰相林若甫有一個私生女,名叫林婉兒。只是這件事沒有多少人知道,而林婉兒就是他這次進京要娶的女子,慶帝口諭,只要誰能娶林婉兒,誰便可以接管內庫。這也是范建接范閑回京的原因,此時便是奪回葉輕眉商號的最佳時機。

  不愿意范閑接管內庫的人有很多,其中一位便是長公主李云睿。深夜,李云睿親自進宮求見太后,以范閑無德無才為由,懇求太后阻止范閑娶婉兒。太后聽了她這話,使了個眼神給身邊太監首領洪公公,洪公公心領神會走到李云睿身邊,突然狠狠給了她一個巴掌。太后告誡李云睿,后宮之事能做主的只有慶帝一人,這一巴掌是提醒她要守住分寸。

  范閑本以為長公主不同意婚事就不能成,范建卻告訴他,長公主不能決定林婉兒的婚事,能決定這件事的只有慶帝。慶帝有四子,大皇子在外掌兵,四皇子年幼,如今爭奪皇權的是太子和二皇子。長公主素來支持太子一脈,而慶帝決不能讓皇室財權掌控在太子手中,故而決定更換掌權人。這,恐怕也是范閑澹州遇刺的原因。

  范閑認為范建此言是在偏袒柳如玉,范建便帶他找柳如玉當面對質。范建問柳如玉是否指使周管家刺殺范閑,柳如玉聞言十分震驚,著急地向他解釋自己這樣做沒有絲毫好處,甚至會惹怒老爺將自己趕出范府。范若若聽到后覺得這話有幾分道理,范閑卻覺得憑她幾句話,證明不了她的清白。吃飯的時候,柳如玉畫風突轉,對范閑十分親熱,范閑也配合她,兩人你來我往,好像親母子一般,范思轍看到這幅場景十分不解,悄悄向若若詢問情況,聽到范建懷疑他娘要殺范閑后,手中的筷子都嚇掉了。

  長公主出了太后宮里,宮殿便來宣她去見慶帝。長公主一見慶帝,便跪下主動承認自己不想讓婉兒嫁給范閑。慶帝指責她有話可以直說,何必派人去敗壞范閑的名聲,長公主道自己并不知道慶帝在說什么,慶帝便讓叫宮殿去查清情況。少傾,宮典查清后回稟,今日出宮采辦的是韓女史,不過她已經自盡身亡。慶帝聞言波瀾不驚,而是讓長公主留下來一起等人。過了許久,太子李誠虔急匆匆地趕來,他張口便直接承認,宮女的事情是他安排的,長公主鎮定地坐在椅子上,慶帝笑罵道長公主什么都沒有承認,身為太子,爭權奪勢是必然,但卻不能沒了自己的底線,更不該用這種卑劣的手法,毀壞皇室的根基。說罷,便將自己罷黜官員的名單丟給他,讓二人一起退下了。

  飯后,若若和范思撤告辭,范閑挽著柳如玉親親熱熱也要離開,范建卻單獨留下了范閑。他知道范閑私自窩藏騰梓荊幫他進京一事,叮囑他在京都謹慎一些,又從懷中拿出了一份海捕文書,范閑打開一看發現是抓騰梓荊的。范建讓他小心太子,遠離鑒查院的人,又提起她娘當初是被人害死的,之所以讓他留在澹州,也是為了保護他,至于與林婉兒的婚事,讓他不用擔心。范閑聽到范建話里話外都是內庫,心中氣悶,直接表明自己是個有血有肉的活人,那個內庫也許對他很重要,但自己已經有了喜歡的人,更不會用自己的人生去換一個商號。

  長公主看了名單,明白慶帝并未阻止太子爭權,只是告誡他們不能越過兵權吏治這條底線。她聽聞范閑起了化名,寫了部奇書名為《紅樓》,她打算從范閑最有名望之處動手。

  范閑回到房里,卻看到一屋子下人在打掃房間,他好言相勸無果,只好佯裝生氣嚇走了他們。騰梓荊趁夜深人靜潛入范閑房間,還沒見到范閑,卻撞上了范思轍,驚慌之下只好躲到了床上。范思撤也沒注意那么多,直言自己今天今日不該那么對他,還約他明日一起去酒樓吃飯。騰梓荊剛出來,卻還是被打了個回馬槍范思轍裝了個正著,幸好范閑突然出現,說他是保護他進京的護衛。

慶余年第5集劇情介紹

  

  范閑把海捕文書交給騰梓荊,不明白像他這樣被通緝的人,監查院為何會將他收入門下。騰梓荊并沒有解釋,而是直接跪下來求他去鑒查院,幫自己拿一份重要的密卷,自己今后愿意為他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范閑聞言卻并不同意,堅持追問他密卷內容。騰梓荊只好如實將當年之事全盤托出。原來,當年他因打抱不平救了一對夫婦,卻因此遭受連累,不僅被扣上追殺朝廷命官的罪名,還了連累全家,最后是監查院救了他,條件便是讓他加入監查院。

  騰梓荊嘆到自己曾經想過那對夫婦復仇,然而還是不忍心,從那之后,他才明白這個世界的生存道理,如今,他只希望范閑能夠幫助自己找到家人。范閑聽了他的故事,認為他當初既然沒有找那對夫婦報復,便是心中還有一絲良善,決心幫助他找到家人。

  這日,林婉兒剛喝完藥,便聽見好友葉靈兒在屋外大喊大叫。等她沖出去看,原來是葉靈兒特地帶來一位鄉下的廚師,說是能用蔬菜做成肉的味道,想讓她嘗嘗鮮。林婉兒因為生來體弱多病,雖然身為宰相千金,卻連葷腥都不能多吃,更不能吹風,只能日日呆在屋里,做一只金絲雀,故而她十分渴望外面的生活。

  葉靈兒身為婉兒的好友,對她的現狀十分心疼,想要幫助她卻又無能為力,得知婉兒不滿意慶帝賜下的婚事,便拉著婉兒要去找范閑退婚。那次神廟一見,婉兒對范閑也是一見鐘情,只是兩人并不知曉彼此的身份,婉兒心有所屬,便由著葉靈兒帶自己去找范閑,因為她心中堅持,自己將來要嫁的一定要是自己喜歡之人。

  另一邊,范思轍姐弟三人去酒樓吃飯,范思撤早早安排了一群人想找范閑的麻煩,誰知卻被騰梓荊三下兩下制服。范思轍找麻煩失敗,只好繼續帶兩人一起去酒樓吃飯,在酒樓門口,三人正碰到一位抱著孩子的婦人在賣書,范閑一看賣的竟然是《紅樓》,而且一卷高達八兩銀子之多。他借口自己想要多買,跟隨婦人一起前去查看情況,沒想到賣書的竟然是老熟人——王啟年,只是一時不慎被他溜走了。

  葉靈兒帶著林婉兒前去找范閑退婚,誰料他不在府中,得知他去了酒樓,便將馬車停在范府外等他。范閑回到酒樓,告訴若若是王啟年在販賣《紅樓》,范思轍得知這書是范閑寫的,立刻眼冒金光,他一眼看出這書擁有廣闊的市場,當即想邀請范閑與自己一起做這筆買賣。范閑見他雖然愛財,卻不是用來聲色犬馬,而是單純喜歡做生意,對他倒是改觀不少。

  三人正喝茶聊天,街上突然沖進來一群人,為首的便是禮部尚書之子郭保坤。郭保坤不僅讓人驅趕了賣書的婦人,還當眾指責《紅樓》是淺薄之書,揚言要禁書。一聽這話,范閑還沒怎么著呢,范思轍突然激動地沖下樓,他認為《紅樓》既然有這么多人看,必然是有他的道理,話還沒說完呢,一個人從人群中擠了出來,幫著郭保坤擠兌范思撤。若若告訴范閑這人是京都頗有名氣的才子賀宗緯,范閑明白,這人此番作為其實是想借此對郭保坤背后的太子示好。

  眼看范思撤被兩人懟地說不出話,還要被打,范閑終于不再作壁上觀,他下樓救下范思轍,用霸道真氣將郭保坤的下人打飛,三言兩語便將郭保坤兩人堵的說不出話來。正在這時,一直隱身在旁的靖王世子李宏成走了出來,他夸了范閑兩句,又邀請他們明日一起參加府中的詩會,范閑心知這是他們的目的,也只好將計就計應下了。

  回去的路上,范閑問范思轍剛才他為何沖下樓,范思轍毫不猶豫地回答是因為郭保坤想斷自己財路,范閑看出這傻弟弟看似囂張跋扈,其實心性不壞,便答應與他一起做這筆生意?;厝ヂ飞?,范閑打算偷偷去監查院一趟,他讓若若和范思轍為自己掩護便下了車,誰知,姐弟倆卻被等待已久的葉靈兒攔住了。

慶余年第6集劇情介紹

  

  葉靈兒攔下范若若,想要讓范閑出來與林婉兒出來面談。若若心中焦急,面上卻波瀾不驚,以范閑身體有恙為由想要拒絕,林婉兒此時也出面邀請范閑下車。幸好,此時范思撤靈機一動,謊稱自己方才吃酒帶了一個唱曲的丫頭在車上不方便,葉靈兒看到范思轍無賴的樣子氣得不輕,林婉兒更是氣得吐血,葉靈兒擔心林婉兒身體只好先帶她離開了。

  這邊的一切范閑都不知曉,他拿著冰糖葫蘆悠哉悠哉地走進了鑒查院。誰知到了鑒查院,里面的人進進出出,卻沒人搭理范閑。他只好拿出腰牌大喊才引來了幾個使者,經過一番檢查后,其中一位使者便帶他去尋找卷宗。不是冤家不聚頭,兩人一路行來,竟又碰到了王啟年,他竟然也是鑒查院的一名書吏。

  王啟年得知他是鑒查院的提司,突然跪下,痛哭流涕講述起自己悲慘的經歷,表明自己之前的行為都是為了家里重病的妻女。范閑見他聲淚俱下,正將信將疑,一位侍衛突然推門進來,說是剛才碰到他夫人,讓他晚上記得買寫蔬菜回家,王啟年沒料到謊言輕易被戳穿,只好尷尬地看著范閑有些手足無措。

  范閑見狀也是啼笑皆非,他看王啟年如此熱愛斂財,倒是和范思撤有些志趣相投,倒也不打算追究他,只是叮囑他不要再做《紅樓》的買賣,又讓他幫自己找出騰梓荊索要的文卷。王啟年答應次日將問卷送到范府,還告訴他之前假傳命令的人已死,而那人名為徐云章。辦完正事,范閑又去看了娘親留下來的石碑,里面記載著葉輕眉對世間美好愿望,她希望終有一日能夠人人平等,再無權勢壓迫,有尊嚴的活著。范閑看到她留下的話,才明白葉輕眉死亡的理由,但他卻不想繼承她的遺愿,自己不想繼承她的遺志,不愿以一人之力與天下抗爭,而是想做一個平凡的人。

  侯公公將范閑去鑒查院調取卷宗一事告訴慶帝,慶帝早知道騰梓荊沒死,他不在乎這點欺騙,而是更在意范閑這個餌,能夠釣出多少的魚。林相得知范閑當街毆打郭保坤下人一事,便借機前來參見慶帝,想要解除林婉兒的婚約。慶帝直到他的來意,故意讓侯公公將殿內火爐燒旺,林相委婉表示婉兒的婚約是慶帝做主,他相信慶帝一定不會看錯人,說罷,便告辭離去。另一邊,太子告訴郭保坤,這次詩會是個陷害范閑的好機會,范閑生在偏遠澹州,自幼也無人教導,必然做不出好詩,只要弄臭他的名聲,林相那邊自然不會應允這門親事。

  范閑回府后,看見若若在屋內等自己。他告訴若若,自己之所以答應參加詩會,是想找到喜歡之人。若若聽到他和雞腿姑娘之間的浪漫故事,下定決心一定會幫哥哥找到意中人。范閑還幻想要是雞腿姑娘是林婉兒就好了,若若卻覺得不可能,因為林婉兒自幼有病在身,禁食葷腥。范閑也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小,看到若若羨慕自己的樣子,他信誓旦旦保證今后也幫她嫁給自己喜歡之人。

  兩人聊了半天,若若才想起正事,她告訴范閑騰梓荊一回府便被父親扣下了,而范思撤也被罰跪在書房門口。因為范大人懷疑是范思撤勾結太子設下圈套陷害范閑。范閑聞言立刻去書房找父親,他認為范思撤并非如此心機深沉之人,是范建對他太過苛刻,心中有了偏見。范建承認是因為范思撤文不成,武不就,幾次三番令自己失望。

  范閑又道,范思撤并無不良嗜好,如此熱愛斂財,其實是對因為對父親的仰慕。之前在酒樓之時,范思撤聽到郭保坤侮辱范父,立刻沖上前與他動手,說明他心中對父親十分崇敬,父親不應該對他如此不公平。這話全被在書房門口偷聽的二夫人聽見了,她沒想到范閑竟然會為范思撤說話。

  范建聞言心中頗為觸動,他出門讓范思撤起身,范思撤早就被父親罰習慣了,心中也沒有半分怨言,范建見狀,便提出可以答應范思撤一個要求。范思撤聽到這話十分驚訝,二夫人心中正十分欣慰,誰知這倒霉孩子竟然提出想讓父親和自己打牌九,真是讓人又好氣又好笑。

網絡微評
-抹茶的午后不開心
看了幾集電視劇準備棄了除開一些新奇設定,本質就是起點男頻爽文這和所謂“大女主ip劇”有什么區別呢我們的觀眾真的很好滿足,服化道在線,劇情按照邏輯發展,就可以被稱為好劇了。我們被騙得邊界越來越窄,以前要虐身虐心虐終身,現在要糖要甜要cp我們的影視圈不應該是這樣我們的需求也不應該 ...
U-斯達迪哈德-K
昨晚剛看完電視劇電視劇,不得不說劇的質量還是很高的。是部難得的好劇,不過細細回想劇情還是改動了不少,可能為了過審和適應電視劇的節奏做出的調整吧。放假想把小說重新看一遍
李家姐妥妥
最近六元一斤蝦看的我無法自拔就像暑期的《親愛的 熱愛的》俊男美女的CP加上霸總追愛男主還帥到逆天這種劇情我是比入坑的原本是先看電視劇的結果被熱搜里的國超小哥哥吸引沒想就徹底入坑了
-阿布布布-
目前電視劇我覺得好看的點在于那種不合常理。比如林珙被殺后有人密報給朱格,當時他正在吃零食。告密者隨手遞上信消失后,朱格接過來扭頭一看沒人的驚慌狼狽沒把我笑死。這劇很會戳人的G點??磻T了制式的劇情和表演,看到不走尋常路的就很驚喜,簡而言之就是新鮮感。
?
張若昀 李沁  

導演:孫皓

編劇:王倦

出品公司:騰訊影業、新麗電視、深藍影視、閱文集團、華娛時代、海南廣電等

電視劇排行

精彩推薦

猜你喜歡

足球火 广西快乐十分综合走势图 2013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fg美人捕鱼技巧规律 时时彩平台送钱体验金 安徽快3专家预测 晚上的3d开奖号码是 世界杯投注网 山东省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东方6 1生肖走势图 陕西快乐10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