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唳華亭劇情介紹

1-6集

鶴唳華亭第1集劇情介紹

  

  建元四年,蕭定權被南齊立為儲君,然而,他卻是一個不受待見的太子,因為外有一代名將的母舅武德侯顧思林力撐,內有清流領袖的吏部尚書兼太傅盧世瑜支持,因而被皇帝蕭睿鑒所忌憚打壓,盡管深受儒家傳統教育的定權渴慕父愛,謹守臣子與兒子的責任,但蕭睿鑒卻對其一再疏遠,并縱容庶長子齊王對儲君之位的覬覦。

  這天,大雪紛飛,天寒地凍,蕭定權本在廟內聽佛靜心,顧思林次子顧逢恩忽然來報,盧世瑜帶領一干言官向皇帝蕭睿鑒進諫,稱蕭定權為先皇后守孝已滿三載,如今年逾雙十,卻尚未婚冠,實屬不該,相反,庶長子齊王蕭定棠久居京都,卻未赴封國,以致人心惶惶,然而,任憑盧世瑜怎樣進言,蕭睿鑒始終神色冷漠,充耳不聞。

  蕭定權不是不仁不義之輩,他聽聞恩師盧世瑜為了自己加冠一事險些和父皇起沖突,怎能坐視不管,當即不顧顧逢恩的好言阻攔,執意為盧世瑜等言官送暖爐和大氅,讓他們能夠稍稍抵擋嚴寒,并且勸說眾人不要君臣互疑,理應盡快離開。

  于是,盧世瑜只好帶著眾人出宮,蕭定權自知自己有干政之過,他索性脫去外袍,跪在雪地中向父皇請罪,但蕭睿鑒對此置若罔聞。此時,齊王蕭定棠正依偎在蕭睿鑒膝下,他很擔心一旦蕭定權加冠,自己就要被迫離開京都。蕭睿鑒明知蕭定棠的心思,但他只是寵溺地摸了摸蕭定棠的頭,并未責怪。

  蕭定權跪了許久,忽然察覺有人走至身旁,抬頭一看,來者竟是蕭定棠。只見蕭定棠拿著大氅,作勢欲給蕭定權披上,蕭定權咬著牙拒絕,可蕭定棠面帶譏笑表示,這件大氅是父皇所賜,他冷漠地為弟弟披上,厭惡地轉身離開。蕭定權為表誠意,盡管凍得瑟瑟發抖,卻固執地穿著單薄的衣裳長跪不起,只等著父皇原諒,東宮內侍都知王慎實在不忍,只好為蕭定權蓋了蓋發紅赤裸的雙腳。

  蕭定棠返回母后趙貴妃宮中,譏諷蕭定權既不想得罪父皇,又要保全盧世瑜,到最后只能是一場空。趙貴妃心中得意,雖說蕭定權早過了二十歲,那些清流使盡解數,可陛下還是不肯給其加冕,反倒是自己兒子春風得意,不僅在三年前冠禮成親,還能一直長留在陛下身邊,真是受寵。這時,下人來報,稱武德侯顧思林進宮了,趙貴妃臉色巨變,暗叫不好。

  說時遲那時快,顧思林來到宮內叩見皇上,蕭睿鑒以為顧思林是為了替蕭定權求情而來,便義正言辭地表示,蕭定權行為有失,自己才加以懲戒。顧思林神色復雜,自稱并非為此事前來,而是得到密報,北疆敵境集結十萬大軍,大有來犯之意。蕭睿鑒大吃一驚,斥責都督李明安延誤急報,索性將其撤職。顧思林上前一步,毛遂自薦去北疆抵御敵軍,只是怕自己身為外戚,擁兵自重,恐怕會連累太子。蕭睿鑒解了燃眉之急,他當即承諾,只要顧思林不負國家,自己也定當不負顧思林。

  顧思林得到這句承諾,急忙出門扶起虛弱的蕭定權,他們并不知道,李明安的急報其實早已送到宮中,是內侍省都都知陳瑾故意壓著急報,就等顧思林主動請纓。很快,顧思林再掌兵權的消息傳到趙貴妃耳中,而且,皇上甚至答應在三日后為蕭定權冠禮,趙貴妃和蕭定棠非常不悅。

  另一邊,川蜀路茶馬監察御史陸英正在和長女陸文昔談話,原來,皇上已經決定為蕭定權冠禮,蕭定棠也會之藩,盧世瑜舉薦陸英入京任御史中丞,不日就要啟程。陸英嘆了口氣,這前程看似如錦,但京城水深,誰又知道是什么光景呢,不受寵愛的蕭定權,也許還不如那畫中鶴,瀟灑自在。

  蕭定權的冠禮即將開始,他卻郁郁寡歡,舅舅顧思林已經出征了,可自己卻未能送一送,倒是顧逢恩一直保持嘻嘻哈哈的心態,陪伴在蕭定權身邊。尚服局的張尚服為蕭定權檢查冠禮服飾,發現少了一條玉帶,便四處尋找,結果竟歪打正著聽見蕭定棠和尚服局的吳內人密語,蕭定棠寫了一則“庶人王子,同法同刑,君子今日,枉言成人”的討伐檄文,想讓吳內人在冠禮儀式上當著天下人的面扔出去,阻攔蕭定權冠禮。

  張尚服大驚失色,原來,三年前皇后去世,蕭定權卻未侍奉在旁,他為了見母后最后一面,讓顧逢恩謊報軍報騙開宮門,這是本朝的大忌,看來,蕭定棠是想舊事重提。張尚服心中驚懼,一不小心將手中金帶掉落下去,響聲驚動了蕭定棠和吳內人,幸虧此時有另兩名內人路過,此事才被遮掩過去,吳內人不動聲色地將藏匿的玉帶交出,只道是自己錯收了。

  張尚服戰戰兢兢,忽然發現金帶上的金牌遺失了一塊,她慌張地四下查看,卻一無所獲。膽戰心驚的張尚服回到太子宮中,她是先皇后身邊的故人,蕭定權又對她有恩,所以張尚服猶豫再三,決定說出實情,可蕭定棠卻不湊巧地來了,張尚服只好三緘其口,把剛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鶴唳華亭第2集劇情介紹

  

  等到蕭定權離開,蕭定棠才露出邪魅的笑容,他將自己撿到的金牌歸還張尚服,話里有話地叮囑一番。張尚服嚇得不敢多言,只能唯唯諾諾地點頭。莊嚴的冠禮儀式開始了,蕭定權身穿華服,跪拜在父皇面前,就在這關鍵時刻,蕭定權忽然開口打斷儀式,稱蕭定棠為自己準備了一份賀禮,希望父皇和眾位大臣一同觀看。

  原來,張尚服為蕭定權梳頭時,錯手打碎一只簪子,蕭定權已經察覺到事態有異,私下里從張尚服口中了解了事情始末,這才打算將計就計。然而,蕭定權沒想到的是,吳內人正要扔出檄文時,被正義的張尚服阻攔了,吳內人氣急敗壞,索性將張尚服推下城樓,把檄文也扔了下去,更令人驚詫的是,那檄文上明確寫著,是蕭定權逼迫張尚服陷害蕭定棠,張尚服左右為難,這才以死謝罪。

  蕭定權大吃一驚,他萬萬沒料到,蕭定棠竟然留了這么一手對付自己。蕭定權知道不妙,趕緊讓顧逢恩帶人上城樓捉拿真正的兇手,然而吳內人已經溜走,城樓上空蕩蕩的,一個人影也沒有。中書令李柏舟質疑太子德行,難堪國本之位,提出中止冠禮。盧世瑜又氣又急,只好請命徹查此案,還蕭定權清白。事已至此,蕭定權無憑無據,處于被動局面,好在張尚服竟然大難不死,一息尚存,蕭定權這才重新打起精神,懇請父皇徹查。

  皇上同意徹查,蕭定權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如實說出,蕭定棠跪倒在地,故意裝出一副委屈模樣,稱這一切都是自己留在京都所致,希望父皇讓自己遠走,免得招惹是非。蕭定權開口挽留,他已經背負了太多罪名,不想再添上不友兄弟,誣告手足這一條。顧逢恩帶人搜查尚服局,吳內人嚇得魂飛魄散,手忙腳亂地燒毀裝檄文的卷軸,正當顧逢恩要撞破這一幕時,趙貴人身邊的姜尚宮以圣旨名義出來阻攔,顧逢恩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作罷。

  姜尚宮代替顧逢恩假意搜查尚服局,稟報皇上所有宮人并無異樣。蕭定權驚詫地看著姜尚宮,他萬萬沒想到,父皇竟然如此偏心,明知姜尚宮是趙貴妃和蕭定棠的心腹,卻指名讓她搜查,這樣怎能找到至關重要的證據?蕭定權難以置信地轉頭望向父皇,蕭睿鑒卻故意躲開,稱目前無憑無據,不能就這樣相信蕭定權的話。

  蕭定權的眼睛濕潤了,他之所以沒有提前稟明一切,就是害怕事態發展成今天這樣,如果那道討伐檄文真的扔在了天下人面前,當自己背負千夫所指時,父皇還會像袒護蕭定棠一樣來袒護自己嗎?可想而知,答案是否定的。

  蕭睿鑒充耳不聞,完全不理會蕭定權的話,蕭定權越來越委屈,他回憶起三年前的事情,自己聽聞母后病重,飛奔回來想守在母后床前,可父皇說什么也不給自己開宮門,后來是顧逢恩謊報軍情,這才騙開宮門,但是也晚了一步,沒有見到母后最后一面。蕭定權淚流滿面,他很想知道,在父皇心里,自己到底身處何位。蕭睿鑒并不多言,只是拍了拍蕭定權的肩膀,讓他明天在早朝上請罪。

  這一次,蕭定權沒有妥協,他紅著眼睛告訴父皇和兄長,其實,自己早就讓張尚服替換了檄文,那張有蕭定棠筆跡的原件,已經被張尚服秘密藏了起來,只要顧逢恩找到它,就能證明自己的清白。這時,張尚服蘇醒了,蕭睿鑒命人將她抬上來,親自審問。讓蕭定權驚呆的是,張尚服竟然矢口否認一切,也不肯說出原件藏在何處,最后還咬舌自盡了,這下子,蕭定權更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迫不得已之下,他只好答應父皇,明日在早朝上請罪。

  蕭定權生性善良,即便張尚服在關鍵時刻背叛自己,但他仍不記恨,而是覺得張尚服必有苦衷。說到這里,蕭定權忽然靈光乍現,帶著顧逢恩去尋找原件,殊不知姜尚宮和吳內人也在尋找,兩撥人一前一后,迅速展開行動。

鶴唳華亭第3集劇情介紹

  

  蕭定權帶著顧逢恩來到母后曾經的寢宮,當年就是在這里,張尚服因為打碎了玉簪而哭泣,害怕受到責罰,是年幼善良的蕭定權幫她將玉簪藏了起來,此事雖然很快被皇后揭穿,但她并沒有加以責怪,而是希望張尚服記住蕭定權的恩,來日若蕭定權也遭此境況,希望張尚服也能夠鼎力相助。

  蕭定權來到自己當年藏玉簪的地方,果然,那里藏著一個卷軸,蕭定權熱淚盈眶,心情激動。正當二人準備離開時,皇上竟然帶著蕭定棠趕到此處,蕭定權猶豫片刻,還是將卷軸交上,沒想到那卷軸內的檄文竟然是一張白紙。

  皇上沒好氣地將白紙扔在地上,責令蕭定權禁足宮中好好反思,明日趕緊當著文武百官的面認罪。蕭定權心中無比憤恨,蕭定棠則洋洋得意地看著這一幕。蕭定棠大搖大擺地隨著父皇走出宮門,沒想到蕭睿鑒反手就扇了他一巴掌,蕭定棠整個人都蒙了,蕭睿鑒則怒氣沖沖地離開。

  其實,蕭睿鑒作為精明的皇上,他心里明鏡一般,早就洞悉一切,但對他而言,蕭定棠是兒子,而蕭定權是臣子,所以他只能這么做。蕭睿鑒嘆了口氣,他私下里囑咐殿前司長宮都指揮使李重夔,明日勸勸蕭定權為大局考慮,不要像今天這么不懂事。

  這時,姜尚宮和吳內人也在尋找卷軸,吳內人怕自己知道太多被滅口,找機會偷偷逃走了,姜尚宮一路追去,正好看見一個宮人狠狠勒住吳內人的脖子,可憐吳內人到了最后關頭,才明白自己被蕭定棠當槍使,她掙扎了一會兒就癱軟下去,似乎斷了氣。這個宮人自稱是奉蕭定棠的命令處理此事,姜尚宮也并未起疑心。

  夜色漸深,蕭睿鑒并未入睡,他翻出先皇后的畫像,目光也變得溫柔,他對著畫像喃喃自語,陷入對往日的回憶。另一邊,李重夔寬慰蕭定權,只要明天低個頭,這件事就算過去了,皇上也不會為難蕭定權。蕭定權心中這才多了幾絲暖意,感覺到父皇還是在意自己的。

  第二天,蕭定權來到大殿,他當著百官的面脫去外衣,素服請罪,將所有責任統統攬下。蕭睿鑒面無表情,決定中止蕭定權的冠禮,罰俸祿三年??杉幢闳绱?,李柏舟還是覺得不夠,他火上澆油,不僅要求皇上以失察之罪將盧世瑜撤職,還提出蕭定權沒有資格繼續當太子,應該按國法懲處。

  蕭睿鑒進退兩難,最后決定讓蕭定權去宗正寺反省,等待發落。蕭定權對父皇失望至極,盧世瑜不忍見蕭定權受此委屈,出言懇請三司會審,徹查此案,就算搭上性命,也要還蕭定權清白。李柏舟不懷好意出言譏諷,蕭定權忍無可忍,指責李柏舟對自己不敬,他攙扶起盧世瑜,言之鑿鑿地表示,自己已經退過讓過,此事無需三司介入,因為自己手上有人證和物證。

  此言一出,大殿上一片嘩然,捧著卷軸的吳內人竟然和那個企圖勒死她的宮人一同出現,原來,這宮人是蕭定權和顧逢恩故意安排的,而吳內人也沒有死,她如今認識到蕭定棠的真面目,所以愿意帶著證據站出來,揭穿蕭定棠的陰謀。

  蕭定棠見到吳內人,臉色巨變,蕭定權斬釘截鐵地道出事情始末,可蕭定棠卻仍是嘴硬不肯承認。蕭定權見狀,便義正辭嚴地要求當眾打開卷軸,蕭定棠徹底慌了神,他做賊心虛自亂陣腳,辯稱自己給吳內人的卷軸根本就是無字的。這么一來,蕭定棠不打自招,孰是孰非已很清楚,蕭睿鑒也很無語,責令蕭定棠自己跟天下人解釋。

鶴唳華亭第4集劇情介紹

  

  事已至此,為了平息事態,蕭睿鑒決定讓蕭定權全權處置。蕭定權嚴肅地環視四周,痛心疾首地讓群臣捫心自問有否恪盡職守,是否真正做到了上不愧于君父,下不愧于小民,若將此事昭告天下,是天家丑聞,但蕭定棠作為罪魁禍首,理應去宗正寺靜思己過。蕭睿鑒知道自己無法再袒護蕭定棠,只能任由蕭定權發落,然而,就在侍衛們將蕭定棠拉走時,蕭定權卻突然發聲制止,稱吳內人的口供未加以司法查證,既然昨日張尚服將全部罪責攬下,那也有可能是張尚服從中作梗,挑撥皇家兄弟關系,才滋生出這些事端。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蕭定權這是故意要放蕭定棠一馬,蕭睿鑒也長出一口氣,贊賞蕭定權處置得當,并且答應同意盧世瑜的提議,等到春闈開榜之后,就讓禮部著手準備蕭定棠之藩的事宜。下朝之后,蕭睿鑒在蕭定棠面前打開了卷軸,里面竟是一片空白,蕭定棠傻了眼,這才知道自己被詐得露出馬腳。蕭睿鑒沒好氣地斥責蕭定棠老實一點,不要再惹是生非。蕭定權則在下朝后去見吳內人,他揭露了一個殘忍的真相,原來,吳內人是張尚服的親生女兒,只是吳內人一直不知情。蕭定權不準備原諒這個卑鄙的女人,他要讓吳內人一生都活在痛苦中。吳內人悔恨不已,但大錯已鑄,沒有退路。

  顧逢恩很好奇,不知蕭定權是如何得知張尚服與吳內人的關系,蕭定權嘆了口氣,普天之下,除了母親,還有誰會不顧自己安危,去拼了性命保護別人呢。蕭定權去見父皇,沒想到卻看見蕭定棠依偎在父皇膝下,嚷嚷著不想離開京都。蕭定權自覺沒趣,轉身離開,正好遇見盧世瑜。盧世瑜語重心長地教導蕭定權,應當在冠禮前將此事稟報皇上,可是對蕭定權而言,恩師盧世瑜也比父皇值得依賴,所謂父皇,一直是個冷冰冰的存在。

  蕭睿鑒經過尋找,終于發現了差點被吳內人燒毀的卷軸,只是上面的內容被蕭定權更改了,沒有任何詆毀字樣。蕭睿鑒有些看不懂自己的太子,不知他到底是精明,還是天真。好在一波三折之后,蕭定權終于成功冠禮了。三年一度,春闈再開,盧世瑜作為主考,和李柏舟、李重夔一起主持考務事宜。盧世瑜與李柏舟檢查考場,發現有一處天棚的油氈破損,他便趕緊命人修繕此處,以免考生挨冷受凍。

  另一邊,蕭定權正在和趙王蕭定楷說說笑笑,蕭定楷生得一副天真無邪模樣,蕭定權一直拿這個四弟當小孩子看待。蕭定楷硬拉著蕭定權去見父皇,不料趙貴妃和蕭定棠正陪著蕭睿鑒進餐,蕭定權一走進來,氣氛頓時有些冷場。趙貴妃借此機會,找了許多借口想讓蕭定棠留在京都,還假惺惺地為蕭定權拉紅線,推薦刑部尚書張陸正的長女做太子妃。蕭定權以國法家規反對蕭定棠繼續留京,至于太子妃人選,他只會聽父皇定奪。趙貴妃和蕭定棠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很是難看。

  這晚,蕭定權拿著自己寫的書法來找盧世瑜談心,師徒倆坐在一起喝著熱茶吃點心,十分融洽。蕭定權提起后天是盧世瑜的生辰,只是科考在即,只能等忙過這陣才能為恩師補祝。盧世瑜淡淡一笑,話鋒一轉,談到自己最近想吃家鄉菜,蕭定權的笑容瞬間凝固了,他聽出了老師的話外音,急忙奔到案旁,果然找到了一紙辭官申請。盧世瑜知道不能掩飾下去了,如今大局已定,太子順利冠禮,自己完成重任,也應該告老還鄉,而且自己已經召陸英前來,繼續輔佐蕭定權。

  蕭定權難以平復情緒,他一把火燒了辭呈,聲淚俱下地挽留盧世瑜留下來。蕭定權很清楚,父皇不會讓蕭定棠離京,這不單單是因為偏愛,更是父皇的制衡之術,所以未來的日子仍舊荊棘遍地,絕對不會一帆風順。

鶴唳華亭第5集劇情介紹

  

  蕭定權告辭恩師,盧世瑜起身出門相送,卻不知白發老者趙叟趁此機會偷偷潛入屋內,盜走了盧世瑜的鑰匙,將科考考題偷出。當趙叟戰戰兢兢準備離開時,沒想到卻正好撞見了李柏舟。

  初雪紛紛,將人間裝扮得分外美麗,陸英還未入京,倒是長女陸文昔奉父親命令先行一步,早日到達京都為盧世瑜送上壽誕賀禮。陸英長子陸文普一直住在京都,即將參加這場科考,陸文昔歡快地為哥哥整理裝束,期待哥哥蟾宮折桂,金榜題名。

  另一邊,顧逢恩也精神抖擻地準備出發,雖說他可以憑借家中權勢平步青云,但顧逢恩心氣很高,非要自己考取功名。蕭定權本想勸顧逢恩下次再考,但想起盧世瑜的話,他也體諒逢恩苦讀不易,便將話咽了下去。

  科考開始,地字二十七號考生夾帶作弊,被逮個正著,李柏舟得知消息,馬上將所有考生都叫出來,下命令讓他們全部脫去外衣和鞋子,嚴加搜查是否有夾帶。經過徹查服裝和房間,果然發現有不少考生帶了小抄,更嚴重的是,其中三人的小抄與科考題目如出一轍,顯然是漏題了,而這三人就是陸文普、許昌平、顧逢恩。

  泄題一事事關重大,有嫌疑的考生被當做欽犯押送至刑部看管,皇上也很快得知此事,不禁陷入了思考。顯而易見,能夠提前知道考題的人只有李柏舟和盧世瑜,巧合的是,就在科考前一夜,蕭定權去貢院找過盧世瑜,而在出事的三個人中,顧逢恩是蕭定權的表哥,陸文普是盧世瑜推薦上任的陸英之子,那么無論憑誰來看,蕭定權和盧世瑜都與這件事脫不了干系。

  蕭睿鑒無可奈何地嘆著氣,自言自語地責怪蕭定權一點兒不知道避嫌,最后,蕭睿鑒決定親審此案,他讓陳瑾轉告蕭定權,不許胡鬧置喙,否則定不輕饒。此時此刻,陸文昔已經得知哥哥出事了,她戴上面紗,趕緊跑到刑部,希望求見刑部侍郎杜蘅,但侍衛恪盡職守,并不放陸文昔進去。

  正在陸文昔力不從心時,蕭定權快馬加鞭趕到刑部,眼尖的陸文昔瞧出蕭定權身份不一般,趕緊央求他幫忙帶話給杜蘅。蕭定權得知陸文昔是陸文普的妹妹,考慮到陸文普的欽犯身份,他嚴詞拒絕了陸文昔的求助,陸文昔不惜用白嫩的手握住侍衛的刀刃,她堅信自己兄長是清白的,絕對不會作弊。

  刑部大牢陰暗濕冷,陸文普、許昌平、顧逢恩凍得瑟瑟發抖,蕭定權進入牢內,一本正經地坐在椅子上,責問三人從何人處獲取考題,又是怎樣夾帶進入考場。顧逢恩見到蕭定權如此嚴肅,只好收起了笑嘻嘻的模樣,表示自己不知道那份小抄從何而來,陸文普也言之鑿鑿,稱自己并未作弊。

  這時,陸文昔忽然進來了,她慫恿哥哥將罪名推在盧世瑜頭上,陸文普認出了妹妹,他對妹妹的行為感到非常氣憤,自己不是無恥之人,絕對不會亂潑臟水。原來,這一幕是蕭定權故意安排的,就是想借此看看陸文普的為人。

  考察完陸文普,蕭定權決定讓杜蘅正式審訊三人,陸文昔不放心兄長,忍不住想要跟著,激動之下,她脫口喊出太子的名號。蕭定權有些驚訝,不知陸文昔是怎么看出自己身份的,陸文昔這才解釋道,自己看出蕭定權馬匹是軍馬,而蕭定權年紀輕輕就能調度親軍,必是皇太子無疑。

  蕭定權沒想到陸文昔一個姑娘家還懂得這些,對她頗為贊賞。這時,杜蘅前來匯報,稱以已經審訊出眉目了,陸文昔這才發現,陸文普三人并未遭受嚴刑拷打,而是另外幾個舞弊的人被打得皮開肉綻,他們還招認,自己是受人所托帶小抄進入考場,而且是故意引起考官注意的。

  另一邊,李柏舟冷笑著諷刺盧世瑜,本是監察考試,卻弄得如此尷尬。說罷,李柏舟大搖大擺離開,盧世瑜忽然想起趙叟也有自己房間的鑰匙,不禁對他起了疑心。

鶴唳華亭第6集劇情介紹

  

  蕭定權嚴刑審問幾個作弊者,得知李柏舟故意縱容幾人夾帶小抄,并特意搜場。蕭定權心中已經明了,這一切定然是李柏舟搞的鬼,然而即便如此,也無法作為證據控告李柏舟,因為只涉及到夾帶和搜場,并未涉及漏題。杜蘅也是有心無力,如今形勢看來,如果不能證實是誰泄的題,李柏舟和盧世瑜,以及所有獲嫌之人都要一道獲刑。蕭定權很清楚李柏舟的為人,他敢這么做,就一定想好了脫身之道,只要把所有罪名推給盧世瑜,就能逍遙法外。

  此時,盧世瑜正在問話趙叟,盧世瑜清楚地記得,趙叟的妻子姓許,那個夾帶作弊的考生許昌平一定與趙叟家脫不了干系。事到如今,趙叟才戰戰兢兢地跪地承認,許昌平是自己的妻侄,自己為了讓他高中,才斗膽偷了考題,不過為何顧逢恩和陸文普也卷入其中,趙叟就不得而知了。

  盧世瑜覺得事有蹊蹺,考試之前曾經檢查過考題,分明是封印得完好無損,并沒有被替換過的痕跡,那許昌平是如何知道考題的呢?趙叟一五一十招認,是自己用白麻紙按照試題的筆跡謄寫一份,然后用封條重新封上了,所以才沒有留下痕跡,至于那份偷走的真考題,早被燒毀了。盧世瑜大吃一驚,他萬萬沒想到,竟然會出現如此大的紕漏。趙叟一把年紀,又跟著盧世瑜多年,盧世瑜一時也不忍心拿下,便讓他下去了。

  趙叟離開后,直接去見了李柏舟。原來,李柏舟在當日撞破趙叟偷盜考題,他威逼利誘,慫恿趙叟用白麻紙偽造考題,又讓趙叟將真正的考題藏于家中,如此一來,李柏舟便有了把柄,他逼迫趙叟在皇上面前栽贓嫁禍,將一切臟水都潑到盧世瑜頭上。

  此時,蕭定權從許昌平口中審訊出趙叟偷盜考題的事情,他驚詫萬分,知道必須趕緊從趙叟家中取回考題原件,否則一旦朝廷搶先從趙家搜出原件,趙叟就會稱受盧世瑜指使,盧世瑜到時一定百口難辯。然而,當蕭定權準備出發時,得到密報的蕭定棠卻趕來阻止,就連皇上也火速駕到。蕭定權無法脫身去取考題原件,還遭到父皇的一頓訓斥。

  趙叟和許昌平的關系被調查出來,皇上親自審問,趙叟謊稱自己在盜題時被盧世瑜發現,盧世瑜為了給顧陸二人泄題,便指使自己將考題帶回家中,如果東窗事發,盧世瑜就想讓自己一人承擔泄題責任,而且,盧世瑜還讓自己找人代寫三份考卷,草稿現存于自己家中。盧世瑜有口難辯,皇上又將顧逢恩三人傳喚上來,顧逢恩直指是李柏舟栽贓陷害,可皇上并不理會,還下令當眾廷杖顧逢恩。

  蕭定權在幕后聽著恩師和表哥被栽贓,氣憤地想要沖上前,可是卻被父皇叱責,蕭定棠看著蕭定權著急的模樣,嘴角露出冷笑。這時,在趙叟家中搜出的草稿呈到了皇上面前,皇上仔細看著,臉色一變,命人停了對顧逢恩的廷杖。眾人面面相覷,不知發生了什么,蕭定權在后堂鎮定地注視著蕭定棠,悠悠說道,如果父皇此刻看的是許昌平和蕭定棠的私通信件,而如果考題又在蕭定棠府上找到了,一切又會如何呢?蕭定棠一頭霧水,不知考題怎會在自己府上,他怎么也想不到,蕭定權棋高一著,早就讓陸文昔拿著考題原件去見齊王妃了,齊王妃心思蠢笨,還以為這是夫君所托,小心翼翼地收下了原件。

  的確,皇上手里拿的正是一封信,信上讓許昌平將考題做成文章,再將小抄放入顧陸二人考房內。許昌平顫顫巍巍地抬起頭,他告訴眾人,這是蕭定棠給自己寫的信。蕭定棠在后堂聽著,他終于反應過來,蕭定權早就料到自己和李柏舟要動手腳,所以提前跟趙叟和許昌平商量好,一起布下這個局中局。

  蕭定權波瀾不驚地盯著蕭定棠,趙叟跟了盧世瑜二十多年,怎么會這么巧,偏偏在偷盜考題時被李柏舟撞到,這樣故意的巧合,李柏舟和蕭定棠竟然沒有起半分疑心?蕭定棠氣得面色紅漲,看來,那封和許昌平的私通信件也是蕭定權仿造的。一樁樁證據擺在皇上面前 ,趙叟也開始反水,稱是李柏舟指使自己栽贓盧世瑜?;噬系哪樕絹碓诫y看,眼看著就要對蕭定棠大發雷霆,李柏舟為保蕭定棠,挺身而出擔下一切罪名,無奈證據確鑿,蕭定棠是洗不清嫌疑了?;噬蠚獾米屝滩烤胁独畎刂?,蕭定棠自然也沒有好果子吃。

  蕭定棠吃了啞巴虧,無話可說,蕭定權瀟灑地轉身離開,他早就警告過蕭定棠,不要動自己的人,如果蕭定棠沒有心懷鬼胎,這一切也就不會發生。一切塵埃落定,蕭定權和陸文昔進入大牢探望顧逢恩等人,刑部尚書張陸正之子張紹筠也來湊熱鬧,他不認得蕭定權,一進來就嘻嘻哈哈沒完沒了,還非要看看面紗下的陸文昔長什么模樣。蕭定權急忙擋在陸文昔身前,稱陸文昔是自己的人,這時,杜蘅趕到,這才帶走了吵吵嚷嚷的張紹筠。

  蕭定權送陸文昔離開,陸文昔戴著面紗,她滿臉嬌羞,不愿讓蕭定權見到自己的真容,如同害羞的小鹿一般跑開了。蕭定權看著陸文昔的背影,對她充滿了好感。

網絡微評
楊小娛
想起來吐槽電視劇,后面完全爛尾,好多前面鋪墊的劇情也沒交代,比如許翰林到底是誰?帶陸進宮的內人到底是哪伙的?后面是娶了還是沒娶陸文昔?看網友評論貌似改了結局,所以都毀了?整部戲感覺就是父權PUA,要求批判父權皇權可能太高了,但所有的事都是爹懷疑兒子搞事情,最后兩集又180度大回轉,還 ...
?
足球火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最新 大发快三投注经验技巧 好彩一今晚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历史市净率 福建36选7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浙江体彩6十1基本走势图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图 股票行情手机版那个好 秒速赛车大小单双计划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