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劇情介紹

1-6集

劍王朝第1集劇情介紹

  

  大秦王朝,元武十一年秋,鳳鳴城中盲風怪雨,如黑夜磅礴,裹天包地,吞光吐墨。

  伴隨雷鳴作陣,馬蹄由遠至近,卷起的塵埃在低空中簌簌而落,寒氣拂來,掠過船身。

  艄公丁寧著蓑衣箬笠,目光幽邃,雙臂長驅木漿,使船渡進山谷煙靄。宋神書察覺有異,強壓內心恐懼,還未待細細深究便被丁寧重傷而亡,隨即連船帶人墜入湖底深處,只聽耳畔響起“賣主求榮,欠債還命”八字。

  十年前,時逢亂世,七國劃疆而治,各國百姓紛紛尚武而存,蘅國長劍善舞,賢國重修器物,離國精通符道,默國專攻幽冥之術,惠國以丹藥聞世,千烈亦有云水宮和劍爐兩大宗門鎮守。天下修行者以實力劃分為究九境,每境又分為上中下三品,相傳至九境者,可長生。

  蘅國國王元武野心勃勃,外征戰內變法,蘅軍所到之處,攻無不克,企圖劍指天下,問鼎中原。巴山劍場劍首梁驚夢親率一眾弟子趕往陽明疆場,于陣中及時救下結義兄弟蘅王,并助其扭轉局勢,一舉覆滅惠、千兩國,大獲全勝。

  元武喜出望外,在宮中設宴犒賞眾人,梁聯和宋神書作為巴山弟子,因此一役而眉飛色悅,欲領封賞,唯獨軍師林煮酒深感不安。

  天下百姓人皆論道:若無梁驚夢,不存蘅國王。元武憂慮其功高蓋主,背恩負義,狠下殺心。梁驚夢未婚妻葉甄因愛勢貪財,早已與元武暗中茍合,她事先在酒中投毒,并與元武聯手化功行刺,一代劍雄最終命喪黃泉,巴山諸多弟子倒戈背叛,屈服于蘅國腳下。

  十年之間,江湖頻出劍客宗師,各個修為皆達七境。蘅王元武樹敵頗多,唯恐失勢,因此閉關修煉尋求八境突破,朝政暫交王后葉甄代理,并委派相國厲相及神都監監首陳玄從旁協助。

  公孫侯府因受巴山牽連,全族遭滅,唯留一女存活,后改名長孫淺雪,與丁寧假扮姨侄,棲身鳳鳴,開設酒鋪‘梧桐落’做掩護,一邊探查信息,一邊雙修練功,誓為梁驚夢及公孫侯府報此血海深仇。

  當日,都城鳳鳴,云屯壁壘,氣勢恢宏,蘅國位列十一的孤獨侯領詔回國,作為兩層樓的靠山,若他身死,廟堂與江湖必隨其動,刺殺蘅王便會得利諸多。長孫淺雪不愿錯失良機,于是在郊外官道攔截,損耗自身大量修為奮力追殺,終將獨孤侯斬絕原地。

  與此同時,城南陋港一處普通方院,駐足六名手持黑傘官員,為首的白衣女子曾是巴山弟子,如今卻成為監天司首夜策冷。她應王上急詔連夜趕回奉命除奸,而這奸,便是在家中祭拜恩師牌位的前烈國劍爐第七徒趙斬。

  宋神書死后,丁寧不但確實林煮酒未死訊息,還意外獲取凝神珠一枚。他恢復常態,擦拭面容,再次回到酒鋪,并將夜策冷殺害趙斬一事告知長孫淺雪,隨即二人在樓上房間抓緊修煉,感悟玄機。

  丁寧發現長孫淺雪體內冰寒聚集,已經墜入虛幻境地,于是急忙上前抱緊,用自身陽氣為她驅寒。

劍王朝第2集劇情介紹

  

  窗外暴雨已停,即將日出,長孫淺雪在丁寧懷中悠悠轉醒,隨即驚怒殺意瞬起,推開丁寧并厲聲警告以后不可再對自己這般無禮,如有下次將會小命難保。

  丁寧不以為然,熟知長孫淺雪礙于自己是梁驚夢徒弟身份,斷然不會狠下殺手,況且她的九幽劍訣是梁驚夢親手傳授,二人亦師亦友,即便梁驚夢心中只有葉甄,但長孫淺雪依舊暗生情愫,所以才與丁寧達成共識,同仇敵愾,覆滅蘅國。

  這些年來,蘅國擔慮梁驚夢聲名大噪,即便死后也成眾人忌諱,以至于朝廷始終不敢提及此名,并用“那個人”來代替。

  監天司收到獨孤侯死訊,開始著手調查,夜策冷意識到死因源于磨石劍法,不由思及坊間傳聞,立即派人搜尋烈劍爐余孽。手下發現梧桐酒鋪的伙計丁寧形跡可疑,雖然資質極佳,卻是罕見的陽亢難返之軀,內在五衰根本不適修行,絕無殺人可能。

  烈劍爐弟子趙四潛入趙斬住處祭拜,夜策冷聞訊趕來并且與其打個照面,二人雖均為第七境界,但因夜策冷功力不敵,失手被傷,正值危急時刻,陳玄蒙面殺進院內救走夜策冷,趙四停駐遠望,隨即將師弟留有線索的牌位重新放回懷中。

  夜冷策即是巴山劍場舊部,同為梁驚夢眾徒之一,這樣的身份為她帶來諸多打壓,雖任監天司首卻常年流落他鄉,陳玄認為王上此次召回夜冷策,是想讓她誅殺趙斬之余逼烈劍爐余孽現身,從而引出孤山劍藏。

  夜冷策被一語驚醒,追問細究,得知陳玄所監管的大浮水牢里關押著另一位巴山劍場舊部,蘅王元武在這十年來頻繁審訊孤山劍藏的下落,但都沒有得到答案。陳玄心系夜冷策安危,不愿讓她身處險境,索性沒有提及姓名。

  賢國王子驪陵君因不得父王寵愛,所以被送到蘅國做質子,以一人換六百里沃土。他聞得梧桐落酒佳人滿,于是親身前來一探究竟,見公孫淺仙姿玉色,妄想把她騙回賢國獻給父王,以求獲取青睞,重登太子之位。

  丁寧當眾識破驪陵君心中算盤,繼而達到自己真正的目的,那就是利用驪陵君引出幕后人物——兩層樓的樓主王太虛。

  商家全族慘遭滅門,獨留孤女潛身魚市,擇機而動,發難朝堂。趙四登門拜訪,主動表明來意,希望與她合作找到孤山劍藏殘本,并及時留意出現在鳳鳴城的白山水。

  獨孤侯和宋神書尸體接連出現,天子腳下命案頻生,此事不容小覷。夜策冷認為兇手覬覦侯位,希望順著線索繼續追查案情,葉甄應了請求,并對她進行一番明敲暗擊。

  經過連日來的徹查,終于將疑點鎖定在梧桐酒鋪的老板娘和伙計。夜策冷立即率人前去查訪,長孫淺雪見招拆招,靈活應變,順勢隱藏了自身功力,但是后院墻畫太過顯眼,瞬間吸引眾人注意,甚至從中產生懷疑。

劍王朝第3集劇情介紹

  

  長孫淺雪巧施妙計,以釀酒配方做搪塞借口,最終蒙混過關,避免敗露。

  夜策冷將信半疑地離開酒鋪后已是夜半三更,坊街中央停置華麗馬車,上座之人正是蘅國十一侯之首——方侯。此人忠君衛國,曾與其他侯爺聯手彈劾梁驚夢,是導致巴山覆滅的始作俑者,他此次前來是為討準賢婿慕容城被殺之由。夜冷策不愿多做解釋,深知方侯對其人看重,有意悉心調教,索性愿以自身受劍,擔下罪責。

  幾番較量打斗,方侯頗為欣賞地重回座位,馬車隨即分道馳離,潛行黑夜,獨留重傷嘔血的夜冷策。

  王太虛這些時日都在暗處觀察丁寧,對其言行十分欣賞,酒鋪打烊之際,王太虛露面,邀請丁寧做兩層樓軍師。

  丁寧直言自身體質難活三十,想要進入岷山劍宗修行,王太虛無法直接保送,唯有表示丁寧若能解決當前困局,可在事成之后助他加入有資格參與岷山劍會的宗門修煉。

  兩層樓原本的幕后靠山獨孤侯被暗殺,錦林唐乘機發難,此前雙方勢力早已交戰一輪,錦林唐在敗北之后卻又反常邀約王太虛再次談判。丁寧從雜亂的信息中分析出錦林堂幕后勢力,認為此宴暗藏殺機,想要赴約就要提前請好幫手。

  王太虛帶著丁寧和白羊洞李道機一同赴行,紅韻樓雅間早被清空,已有十余人席地而坐。

  唐缺率先出言不遜,數十道劍光后發而先至,王太虛穩坐不動,全靠李道機出手化招,擊敗眾人,徹底解除兩層樓危機。王太虛不愿再造殺孽,隨即放過雷雨堂章楠,李道機看中丁寧沉著冷靜,同意他進入白羊洞修行。

  由于十一侯位置懸空,需要從軍中挑選合格將領擔此重任,厲相擬章上交,葉甄一眼識中梁聯。此時的梁聯已是西北狼虎軍主帥,回到鳳鳴城后的首要事件便是將章楠滅口,而后派人追查丁寧行蹤。

  容宮女把紅韻樓所聞所見如實稟告,葉甄認為白羊洞太過逾越,將來會成為蘅國最具威脅的絆腳石,為了避免后患,決定歸于青藤劍院,從此鳳鳴再無白羊洞。

  長孫淺雪送走丁寧,只身來到梁驚夢舊居,她和桌前牌位只有短短一尺距離,卻像是隔著無數重的山河,隔著生與死的距離。手中的九幽冥王劍讓她回想起曾在此屋與丁寧初次相見,那時的他剛從九死蠶功鉆出,一臉懵懂。如今數年已過,丁寧長大成人并且為了報仇開始出手,這代表著從此刻他們便再也沒有任何退路可言,以后還會面臨更多未知。

  馬車沿著道路緩緩駛向城外的白羊峽,那里就是白羊洞的所在,也是丁寧即將修行的地方。然而門口如今聚集眾多弟子,他們對于丁寧未經考核輕松入門表示不滿,大師兄姜黎平息,二師兄孫醒挑火,青藤劍院的南宮采菽主動替丁寧抱打不平。

  為堵悠悠眾口,丁寧接受白羊洞入門測試,他以自身能力輕松完成第一關,這令在場所有人瞪目結舌。

劍王朝第4集劇情介紹

  

  丁寧出色完成幾道測試,眾人不得不放下成見,領入宗門。李道機向師兄白羊洞主薛妄虛講述始末,二人覺得丁寧是百年難遇之才,決心重點培養。由于得罪了王后葉甄,白羊洞被朝廷并入青藤劍院,兩家弟子可以同時進入白羊經卷洞挑選適合自己修行的典籍。

  姜黎和南宮采菽好心勸誡謹慎,然而丁寧卻草率選出大家并不看好的靈源大道真解和野火劍經,結果出人意料,丁寧居然能在半日通玄,順利進入修為第一境,李道機因此喜出望外,按照洞主交代,為他提供更多便利。

  經過丁寧善意指點,一直卡在破境瓶頸的南宮采菽,決定放棄劍經并且多多研讀前人筆記,幾日來的用心揣摩,竟然也能讓她打通脈絡,接納天地元氣,頓生歡喜。薛忘虛將靈脈撥給丁寧修行,但丁寧心系長孫淺雪,提出每日回家探望。

  祭劍試煉將近,兩宗合一之后,薛妄虛便要求白羊洞弟子共同參加訓練,目的就是想要拔得頭籌,拿到比賽獎勵青脂玉珀。而青藤劍院院長狄青眉也在此時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他吩咐徒弟端木煉答應薛妄虛的請求,但必須要把白羊洞的三股靈脈歸青藤和白羊所有,唯有資格者用之,并且作為此次試煉獎項之一。

  孫醒本就對空降的丁寧十分不滿,尤其關于分配靈脈之事更讓他難以服氣,然李道機突然宣布試煉獎勵理應由兩宗共同承擔,這讓大家一時傻眼。

  要知道靈脈乃是白羊洞鎮宗之寶,歷代宗師弟子皆所珍視。當年王后葉甄為修煉上乘修為,要求白羊洞獻出靈脈為她培植靈蓮,借以煉制一種破境丹藥,以助增快補益。然而洞主薛妄虛不愿巴結權貴,且深知此靈蓮會大量地吸取天地靈氣,致使靈脈最終枯竭,所以他將靈脈拆分成三小股,以每股靈脈精氣過少,不足以供養靈蓮為由婉拒,從而保住了靈脈,但也得罪了葉甄。

  丁寧用自己的方法使功力精進迅速,薛妄虛看到他天賦異稟,磨砥刻厲,不禁深感欣慰,于是親手將摯友梁驚夢曾留下的末花殘劍贈予丁寧,希望他日后勤加練習,早日成為白羊洞的驕傲。丁寧從李道機那里接過此劍,思潮起伏,仿佛和它有著千絲萬縷的淵源,每一劍都像是它最終的末路,每一朵劍花都像是看不到的明日花朵,像極了現在的自己。

  水聲依舊,魚市照常,烏蓬小船上的人不再有宋神書,而是應約前來的千國云水宮——白山水。她從商家大小姐口中得知探買秘密之人正是趙四,不禁可笑烈國已滅數十年,憑著幾把殘劍能夠翻起什么風浪,倘若孤山劍藏的消息一經放出,天地將變,亂世更迭,不知又有多少王朝宗室會因此覆滅。

  商家大小姐不愿過多問及江湖之事,只想做個撮合買賣的中間人,待如實轉述之后,便驅船離開。而這一幕,皆被藏在岸邊樹后的長孫淺雪看在眼中。

劍王朝第5集劇情介紹

  

  鳳鳴城魚市的交易,通常經由商家大小姐之手。牽動各方關注的孤山劍藏,也成為此次交易熱門。先前烈劍爐的趙四先生托她打聽,后來云水宮的白山水也表示關注,長孫淺雪主動出面要求商家大小姐將消息反賣給自己,但商家大小姐非凡沒有給出準確回應,反而試探她是為了顛覆現在的大蘅,還是為了替家族復仇。

  與此同時,虎狼軍師祁潑墨發現丁寧雖為白羊洞弟子,但在每晚都會趕回梧桐落,梁聯立即派人將其滅口。車馬因連續趕路導致勞累,于是丁寧決定先行離開,車夫周三省發現馬車是被人為破壞,察覺有疑,料定丁寧有危險,于是在關鍵時刻抵擋刺客追殺,倆人成功脫險。

  丁寧擔心來人勢力較大,希望周三省在回去后告知王太虛,如果其他地方沒有發生意外,盡量避免插手今夜之事,以免打草驚蛇。

  王太虛在兩層樓遭到斷知秋伏擊,幸好此前早有準備,在對方攻來一瞬,發動機關逃脫。梁聯得知丁寧與王太虛皆是毫發無損,艴然大怒,下令三日之內奪取王太虛性命,否則提頭來見。

  長孫淺雪回到酒鋪遭遇伏擊,白山水知道她在追查孤山劍藏,因為難以信任,所以要求長孫淺雪用行動證明身份及立場。長孫淺雪看到丁寧受傷回家,怕他多生憂慮,索性壓下白山水一事,只是呵斥他太過魯莽大意。

  一夜之間,兩層樓死傷無數,各個據點也都被突襲,王太虛聽到周三省將丁寧原話轉告,為保險起見,讓兄弟們分散藏躲一段時日。薛忘虛得知丁寧聯手周三省殺掉真元境修行者,非但沒有責怪,而是拍手叫好,決定立馬出關前往鳳鳴城。

  次日,夜策冷調查梧桐落刺客尸體,發現其身上有虎狼軍刺青,斷定此事是梁聯所為。

  王太虛藏在丁寧去往白羊洞的馬車中想要蒙混出城逃命,然而斷知秋帶兵前來查車,就連神都監出具的文書也不放在眼中。薛忘虛在危急關頭從天而降,使出搬山境壓制,令蘅國眾人為之驚嘆駐目。南宮采菽感激丁寧指點之恩,但丁寧希望她隱瞞此事,試煉將近,避免引起更多利用和麻煩。

  梁聯曾是梁驚夢車夫,蘅王將其招降納叛,封官入堂。經此一事,王后葉甄指責他急于吞并兩層樓而擅自動用粗暴手段,若不是想殺丁寧也不會驚動薛忘虛等人,倘若頻繁留下話柄,必然會成為他封侯的絆腳石。梁聯岌岌可危,請求葉甄從中相助,甘愿全權聽從安排。

  夜策冷懷疑宋神書和獨孤侯之死皆與梁聯有關,于是不分青紅皂白拿劍對峙,正當兩人打的難分上下,陳玄及時出面制止。夜策冷咬定梁聯手里沾染命案,但梁聯以九死蠶沒有傳人為由幫自己撇清嫌疑。陳玄識破夜策冷公報私仇,便將梁聯故意支開,因為無法反駁陳玄對自己的質問,夜策冷只好氣憤離開。

  而在此刻,蘅王元武已經破入八境啟天,厲相率眾臣守候門外恭賀,左右不見回應。元武主動來到葉甄寢宮,詢問天下當真有人能夠修煉九境,長生不老。

劍王朝第6集劇情介紹

  

  梁聯多番受挫,憤懣不滿,軍師祁潑墨表示當前鳳鳴水深,朝堂勢混,需要兩方掣肘才可保得蘅國全局,只要梁聯立功,哪怕封侯不成,也能在關外鎮守一方。

  聽聞云水宮人近日會在獅子巷出沒,葉甄命令白供奉將此消息同時放給夜策冷和梁聯,只要兩隊人馬互相追查,自己便可坐收漁利。蘅王穩坐八境,睥睨天下,即便得知梁驚夢傳人也絲毫不懼,反而更加在意遠調梁聯回城封侯之事。

  夜策冷認定梁聯心懷不軌,絕非善類,隨即帶著白供奉趕往獅子巷,發現虎狼軍重兵早已埋伏于此,靜候云水宮樊卓現身。眼前局勢均被白山水盡收眼底,見樊卓有難,當即出手相救,二人分頭逃跑,白山水順利脫身后。祁潑墨勸說梁聯放過樊卓,萬一此番封侯不成,奪得孤山劍藏也算留有后路。

  如今孤山劍藏人皆想取,白山水也算從中升勢,她不想輕易賣出秘密,決定價高者得,并讓商家大小姐將此消息公布于外。然而白山水前腳剛走,趙四隨后現身,她此刻手里掌握著孤山劍藏第三條線索,此線索曾被師弟趙斬生前藏于牌位之中,由于目前不知白山水所處立場,趙四想要暫緩交易,靜觀其變。

  獨孤侯死于梁驚夢傳人的坊間流言愈演愈烈,朝堂眾臣竊竊私語,跼蹐難安,唯恐禍及自身。蘅王看破十一諸侯心中所想,痛斥爾等穩享十年重祿尊爵,僅僅源于不實之說便已慌亂手腳及章法,與其說是為了江山社稷,更倒像是逼宮謀反。

  威嚇之下,眾臣不敢妄加斷論,夜策冷因為跟丟白山水,主動請罪,蘅王早有聽聞,沒再追究其過錯,反而認為梁聯知情不報,將他杖責八十。

  此事在城中傳開,長孫淺雪假扮白山水現身魚市附近,故意引來梁聯等人,以此行為向白山水證明自己并非大蘅的人,而是想從她那里找到孤山劍藏下落。白山水言能踐行,坦白自己手中線索并不完整,另一份線索還在梁驚夢手里,雖然如今他人已死,但定然會交給傳人,只要長孫淺雪拿到梁驚夢所獲取的線索,便可再與她進行交易。

  祭劍試煉大會,關中首富長子謝長勝聽聞丁寧半日通玄,對他極為好奇,然而孫醒不以為然,反被謝長生冷嘲熱諷一番,以三百金作賭丁寧只用一月便可練氣。就在此時,謝家長女謝柔突然出現,不僅呵斥謝長勝貪玩敗家,還譏諷丁寧市井出身,表示若能一月煉氣,便收丁寧做謝長勝姐夫。

  遲遲不見現身的丁寧終于和大師兄姜黎趕來,他不負眾望,僅以十日突破二境,眾人驚詫之余,謝長勝立馬改口叫姐夫。丁寧認為感情之事需要慎重,此前雙方并未接觸,沒必要將隨口立下的賭約放在心上,于是當眾回絕。謝柔一改常態,堅定非君不嫁。

  試煉開始,南宮采菽提醒丁寧盡量避開何朝夕,因為他是青藤劍院資質上乘且將所有時間都用在修煉上的武癡,隨即又將可以直接突破到二境中品后期的黃庭金丹交給丁寧。

網絡微評
?
李現 李一桐  

導演:馬華干

編劇:饒俊、陳景怡、龔一洲

出品公司:愛奇藝、北京新力量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圣基影業有限公司

電視劇排行

精彩推薦

猜你喜歡

足球火 上海时时乐开奖控 排三选号技巧稳赚 北京十一选五往期 南方双彩手机下载安装 在线炒股信赖卓信宝配资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极速赛车游戏下载 宁夏体彩11选5软件 福彩3d预测大师最新版本 七星彩近300期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