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愛夠劇情介紹

1-6集

還沒愛夠第1集劇情介紹

  

  海邊,一場婚禮正在隆重舉行中,新娘姜小汐身披婚紗,幸福地看著眼前的紅地毯,鼓掌祝福的親友,還有牽著她的手的父母。然而,紅毯的那頭沒有新郎,姜小汐看到的是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她說,她就是姜小汐,身披婚紗的姜小汐是夢里的她,他只不過是在做夢而已。姜小汐有些無法接受,剛才的人們突然沒了蹤影,眼前的自己更是開始搶奪她手上的捧花。在姜小汐的哭喊聲中,她華麗地抱著被子掉到了地上。二十九歲的姜小汐未婚,在夢里,她剛剛度過了最幸福的瞬間,可她馬上就要迎來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天。手機鈴聲響起,姜小汐聽清電話內容后著急忙慌地趕到了公司。原來,前東家喪心病狂,一口氣開除了包括姜小汐在內的五十多位員工,大家憤憤不平地跑來公司鬧事。姜小汐為了穩定大家的情緒站到了桌子上,表示大家應該堅持法律程序,這樣鬧事并沒有什么實質性的作用。大家都覺得有道理,可誰知道公司竟然請了海闊易通專業的解聘師來。

  麗薩挺著大肚子也要來公司,她懷著孩子,可他們夫妻兩個一下子都被炒了魷魚實在很是著急。保安突然將他們團團圍住,公司經理王倫方才現身。姜小汐面對他很是淡定,畢竟理虧的是王倫,并非他們。王倫卻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氣得老蘇差點上手打人。保安和員工爭吵起來,姜小汐見狀忙站到桌上拿起手機開始錄視頻,威脅王倫要發微博曝光他們。奈何一個女子打不過保安,很快姜小汐就被拽到了地上,手機好巧不巧地摔到了王倫腳邊。王倫得意地踩碎了姜小汐的手機,姜小汐忿忿不平之時,一位身著黑色西裝的男子突然走進來。他是海闊易通的解聘師,陳炯。王倫見狀,把爛攤子都丟給了他去解決。

  陳炯面對這種場面很是淡定,首先代表公司向大家道歉,隨后宣布解聘名單。名單和大家想象的大相徑庭,這次解聘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王倫,這是通過總部確認的。王倫懵了,恨恨的離開了。盡管大家沒有被解雇,但他們所在的網絡策劃部沒有任何工作安排,也就是說他們可以每天正常上下班,社保和工資一切都不變,只是沒有工作做而已。這樣的決定,擺明了就是要逼他們離職,眾人議論紛紛。陳炯拿起地上破碎的手機轉身詢問,卻看到了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意味不明地看著陳炯的姜小汐。陳炯看到解聘名單上的員工一一離開,目光停留在姜小汐的名字上。老蘇和凱莉遇到了姜小汐,老蘇剛簽了離職協議,他們勸姜小汐也去簽離職協議,畢竟繼續留下來確實沒有前途。大家都看得出來公司想讓他們主動離職,唯獨姜小汐戳穿了。

  姜小汐最終還是走進了辦公室,陳炯見到她忙站了起來,生硬地請她坐下。姜小汐看向陳炯的目光有些怨恨,陳炯叫她小汐,她卻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陳炯嘆了口氣說了聲對不起,姜小汐依舊懶得理會,并不愿意和他有更多的私人牽扯。陳炯見她這幅樣子識趣地開始談合同,姜小汐不耐煩地從他手上拿過了合同,然后霸氣地往桌上一拍,說她也懷孕了。陳炯愣住,可她的資料上寫的是未婚啊……姜小汐毫不在意,誰說的未婚不能懷孕?緊接著,姜小汐開始了一波秀恩愛,口口聲聲說孩子他爸天天哭著喊著要娶她,含沙射影地說他是一個負責人的男人,不像有些人。陳炯碰了一鼻子灰,說要和公司說一聲,誰知道姜小汐下一秒又變了張臉在合同上簽了字。陳炯把姜小汐的話當了真忙去阻攔,姜小汐見狀無語萬分,剛才對付王倫那么淡定,現在怎么一副智商下線的樣子。姜小汐實話實說,自己沒有懷孕,之前她不簽字也只是因為可憐那些同事。臨走前,姜小汐還不忘撂下一句狠話,五年了,再看到陳炯這張臉還是令她惡心。陳炯不依不饒地追出去想要解釋,卻被姜小汐三言兩語給懟了回來。

  公司聚會,陳炯姍姍來遲,女友小雨貼心地坐在他身旁和他一起應酬。與此同時,姜小汐正與男友汪聰一起吃飯,汪聰鼓勵她繼續找工作,姜小汐卻搖了搖頭說并不想工作,而是打算休息一陣兒,讓汪聰去請個假和自己一起去趟泰國。汪聰臉上有些不自然,說有件事要和她商量??偙O璇姐打算離職結婚,聽說總監的位置他向公司推薦了陳炯,可陳炯聽到這個消息并不是很開心,反而郁郁寡歡。汪聰想要收留幾天落魄的前女友,姜小汐一聽就炸毛了,順帶著把對陳炯的氣也撒在了他身上。

  小雨給陳炯下了碗面端過來,然后含情脈脈地和他提出了結婚。陳炯卻面露難色,表示自己工作很忙,暫時顧不上結婚。小雨并沒有生氣,點了點頭便要離開。陳炯忙抓住小雨的手說,他一定會娶她的。小雨留下一枚香吻便離開了,陳炯卻看著姜小汐的資料陷入沉思,打開撥號界面輸入那個無比熟悉的號碼,切看著家庭分組再次陷入沉思。熟睡的姜小汐接起電話,聽到電話那頭陳炯的聲音便掛了,關了機就把自己悶在了被子里。夢里,陳炯的背影讓姜小汐苦悶不已。次日,姜小汐約閨蜜出來喝咖啡,而陳炯被哥們兒追問到底想不想娶小雨,他們現在的狀態除了領證和結婚也沒什么區別啊。姜小汐告訴閨蜜自己遇到的事情,五年前她被陳炯擺了一道,如今越想越惡心。至于汪聰要收留前女友一事,姜小汐并不打算阻止,畢竟房子是他的,她也沒辦法做他的主。

還沒愛夠第2集劇情介紹

  

  姜小汐來汪聰家找他,打開門后還沒和他說幾句話,一個女生就從屋子里出來了。姜小汐臉色很是難看,她還沒答應呢人都已經住進來了?姜小汐一句話不說就要走,身后的女生卻突然叫住她說謝謝她,又把自己的悲慘經歷描述了一通,什么失業找不到工作,合租的人還把她趕出來了。姜小汐見狀便停下了腳步,她不也失業了嗎。女生連忙給姜小汐倒水說她并不像姜小汐那樣有大企業的工作經驗,要找工作實在太難了,還表示一旦找到房子就立刻搬走。姜小汐面色緩和了些,讓她不要灰心,工作總會找到的。女生回了屋,姜小汐拿出去泰國的資料給汪聰,她定了一周酒店,估計回來后她也找到房子能搬出去了。不過汪聰忘了請假 ,答應姜小汐明天去請。當然姜小汐也沒那么大度讓汪聰和前女友同在一個屋檐下,拉著他去自己家住了。陳炯給小雨端來了宵夜,小雨看到了餐盤里放的禮品盒,很是驚喜地打開了。然而里面并不是她心心念念的求婚戒指,只是一條手鏈。盡管如此,小雨還是掛著笑意說喜歡。陳炯說下周公司安排去泰國度假,他忙著工作實在沒有時間,可小雨卻不答應,畢竟這是公司安排的又不是他們兩個的私人行程,何況他們已經很久都沒有出去玩兒過了。陳炯見狀,只能答應了。

  機場。姜小汐拖著行李箱,而汪聰一直在后面打電話,說是前女友突然胃疼。掛了電話,汪聰提出改簽先回去看看她,姜小汐逐漸沒了耐心,這一路上他前女友電話就沒斷過 究竟是什么居心他看不出來?汪聰卻面露難色,直到前女友媽媽打電話過來他下定了決心回去,因為在這里只有他能管自己的老鄉。陳炯和小雨還有同事丁子到了機場,偶然間陳炯看到了身后的姜小汐,便說見到了一個朋友過去打聲招呼,讓小雨和丁子先進去。姜小汐氣呼呼地看著汪聰離開,剛想去登機陳炯出現了,他說要幫姜小汐拿行李,還一個勁兒地請求她聽自己說完。陳炯說,五年前他是真心想要和姜小汐結婚的,但是他最后卻逃婚了, 不是因為他不想,而是因為他不能結婚,姜小汐一愣。小雨讓丁子幫忙拿好東西自己返回去找陳炯,而此時陳炯說了半天也沒和姜小汐說清楚不能結婚的理由。陳炯向小雨介紹自己是以前的一個客戶,姜小汐十分生氣,拿起手上的咖啡潑了她一身。登機后,姜小汐的座位恰巧挨著陳炯和小雨,二人看著坐在過道里的姜小汐進也不是走也不是。小雨只好和丁子換了位置,陳炯和小雨才放松下來。

  小雨忙著給陳炯擦衣服,丁子這才想起來身旁的姜小汐是他們剛剛解聘的員工。小雨和丁子沒過多久就睡著了,姜小汐和陳炯同時起身去廁所,陳炯感受到姜小汐冰一樣的目光連忙坐了回去。陳炯想了想在廁所門外等姜小汐,姜小汐咬著后槽牙問他剛才那女孩兒是誰,她剛才差點就信了陳炯的鬼話,他既然不能結婚找女朋友干嘛?倆人不結婚過家家呢?陳炯越描越黑,到了也沒解釋清楚。到達泰國后,陳炯三人上了預定好的專車,姜小汐白眼一翻,上了旁邊的小車。兩撥人一前一后到達了預定好的同一家酒店,姜小汐剛想打開房門,就看見陳炯和小雨從旁邊的房間出來。姜小汐見狀,提著箱子就去退房了,哪知她是以優惠價定的房間酒店不讓退,換房間的話要加很多錢,姜小汐只好忍了。

  姜小汐在街上漫無目的地游蕩,繞著小島逛了一圈碰見了陳炯好幾次。汪聰打電話過來,說現在帶前女友來了醫院,應該沒什么大事,明天就能飛過去陪她了,姜小汐也沒為難他。誰知掛了電話,前女友就從診斷室里出來了 醫生說是闌尾炎要馬上做手術。姜小汐走進了陳炯所在的餐廳要了被飲料,丁子對她很感興趣想要去認識一下,陳炯自然不愿意,可小雨也跟著起哄,他只能把姜小汐的名字告訴了丁子。丁子上前搭訕,姜小汐瞟了一眼陳炯便和丁子一起坐過去了,說要化干戈為玉帛。姜小汐一步步向陳炯走來,坐在了他面前,陳炯很是不自在,小雨主動做起了陳炯和姜小汐的思想工作,還說回去以后幫姜小汐再找一份工作。姜小汐大度的原諒了陳炯,可卻是話中有話意有所指。

  回到酒店后幾人各自回了房間,丁子還想拉著姜小汐一起去游泳被陳炯踹回去了。次日,姜小汐接到汪聰電話說前女友剛做完手術需要人照顧,他暫時去不了了。姜小汐臉色很是難看,生氣的掛了電話。丁子邀請姜小汐一起去玩兒,姜小汐看到卿卿我我的陳炯和小雨也沒想自找不痛快,說有別的安排。小雨卻和丁子一樣很熱情的邀請姜小汐一起去玩兒,陳炯打岔說人家有別的安排不方便,姜小汐見狀鐵了心要給陳炯添堵,便跟著一起去了。丁子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姜小汐聊天,姜小汐卻死死的盯著陳炯,看到他和小雨親密的樣子更是難受,只好找了個理由走了。

  半夜,喝的爛醉的姜小汐回到酒店,接著酒勁兒敲醒了陳炯的房門說要找小雨,陳炯說小雨不在她還不信,直接沖了進去。姜小汐進了房間開始大吐苦水,憑什么陳炯毀了自己的幸福,現在倒霉的人卻是她呢,憑什么陳炯有一個那么愛他的女朋友,自己卻失業又失意,連男朋友都去陪前女友去了。姜小汐忿忿不平之時,小雨敲響了房門。

還沒愛夠第3集劇情介紹

  

  小雨突然敲門,姜小汐只能從陽臺翻到了隔壁房間,陳炯也沒來得及阻止。洗完澡的丁子看到姜小汐突然從陽臺進來一驚,而姜小汐也意識到,自己走錯房間了。于是,姜小汐再丁子震驚的目光中打開門走了出去,又在小雨和陳炯不解的目光中和他們道了句晚安,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小雨一心八卦,還以為丁子和姜小汐有什么苗頭。夢里,姜小汐夢見了陳炯答應他結婚的那一幕,那時她很幸福。小雨還在睡,陳炯一個人沾在陽臺上,看著大海發呆。次日,姜小汐接到了好友甘粹的電話,甘粹得知汪聰壓根沒去泰國,恨不得現在就把汪聰踹到姜小汐身邊去。丁子讓陳炯自己主動坦白他和姜小汐之間的故事,姜小汐昨晚突然去找陳炯,這里面一定有貓膩。陳炯忙解釋說她是去找小雨的,他是怕小雨誤會姜小汐才翻了陽臺,還讓丁子保守秘密。小雨突然朝二人走來,丁子忙閉上了嘴巴,小雨見狀好奇的問起了昨晚的事情,丁子只說姜小汐走錯房間罷了。

  晚上,陳炯預約的餐廳時間要到了,小雨卻在海邊看熱鬧,那里有一對新人正在舉行婚禮。小雨雖然聽不懂他們在說什么,心里卻很是感動,她感受得到每一對新人步入婚姻殿堂的神圣感情。然而只要小雨提到結婚,陳炯便躲躲閃閃的不知道在顧慮什么,直到現在陳炯依舊如此。小雨見狀沒了吃飯的心思,轉身回了房間。于是,丁子和姜小汐得到了一頓免費的燭光大餐,姜小汐好奇的訓問起了陳炯和小雨吵架的原因,得知和結婚有關頓時豎起了耳朵。丁子說他和小雨是同學,他們和陳炯在英國認識的,不過陳炯是來打工的,后來他們才知道陳炯的學歷比他們高很多。說起這件事丁子開始為小雨打抱不平,他們在一起三年了,可陳炯對于結婚的事情總是拖拖拉拉的。姜小汐聽聞,罵了一句渣男。

  小雨這次來泰國本來是想換個環境 和陳炯好好聊一聊結婚的事情,可陳炯卻是那樣的態度。他們在一起三年了,可是陳炯卻一直避諱著結婚這個話題,不拒絕也不答應,甚至連為什么都不告訴她。陳炯看到這樣的小雨,有苦難言。姜小汐打電話給汪聰要他現在就訂機票,他不想孤零零的一個人,也不想每天和陳炯混在一起了??赏袈斠疹櫳〉那芭褜嵲谧卟婚_,看到這樣的汪聰 姜小汐生氣又失望。姜小汐房間突然傳來一陣哭泣聲,小雨想過去看看,不過覺得有些不合適就沒去。次日一早,姜小汐和小雨在餐廳相遇,陳炯和丁子去潛水了。吃完早餐后,姜小汐和小雨走在海邊 實在無人傾訴的小雨和姜小汐訴苦,在結婚這件事上,她就差逼陳炯下跪求婚了。姜小汐聽聞,給她講了自己過去的事情。

  陳炯想起了他和姜小汐第一次見面的場景,也是在泰國,潛水的時候。姜小汐和小雨一邊做著按摩,一遍和他說起了自己和陳炯的事情。他們在潛水的時候認識,從相識到求婚不到三個月,基本上對對方一無所知,可她偏偏就是覺得他就是那個對的人。姜小汐沒有說出陳炯的名字,好奇的聽著她講故事。二人婚禮的那天陳炯并沒有出現,姜小汐沒把真實原因告訴小雨,只說他告訴自己他當時得了絕癥。小雨其實很羨慕姜小汐,至少他們經歷過這么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而她和陳炯的感情總有些平淡。小雨剛和陳炯認識的時候他因為上一段感情很低落,她也只知道陳炯對不起那個女孩兒。二人認識不過幾天,但姜小汐看出小雨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兒,姜小汐衷心的給出了小雨一句忠告,不能給你一生承諾的人,必定不會是對的人。

  陳炯回到房間后沒見到小雨有些擔心,他怕姜小汐把二人之前的事情告訴小雨。這時,陳炯收到了小雨的微信,說在昨晚的餐廳見面。二人吃著燭光晚餐,小雨也對陳炯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回國前他不能給自己一個肯定的答復和自己結婚,那他們就分手?;氐骄频旰箨惥季颓庙懥私∠姆块T,問她究竟和小雨說了什么為什么突然要和自己分手,姜小汐懶理會他,明明是陳炯拖著人家不放現在反而怪她了?次日,小雨苦著臉離開了酒店,陳炯見狀連忙跟上去。二人來到海邊,陳炯告訴小雨自己之前和前女友分開的原因開,是因為他逃婚了。小雨得知陳炯就這么逃婚,只留下一條短信,從那以后再也沒聯系過那個女孩兒很是驚訝,陳炯告訴她,他想要想清楚自己能不能結婚,否則會像之前那樣傷害了小雨。小雨最終決定給陳炯一次機會,不過她不會等太久。

  與此同時,姜小汐正在秘密籌備著什么。她給小雨發了微信,讓她過來陪自己喝一杯別讓陳炯知道,小雨便一個人去了餐廳。陳炯回到房間后發現了一封信,里面是姜小汐寫的,她說小雨現在和她在一起,今晚是他最后的機會。

還沒愛夠第4集劇情介紹

  

  姜小汐正和小雨聊天便接到了陳炯電話,姜小汐威脅他趕緊過來,陳炯沒來得及多想就忙不迭跑了過去。按照姜小汐的計劃,老板安排的演出已經開始了,小雨突然發現隔壁桌的客人在看自己,她連忙轉身,只見大屏幕上播放著她和陳炯的親密圖片,這一刻,她就是萬眾矚目的女主角。這些都是姜小汐從小雨朋友圈里扒出來的,勉強能湊活用,今天這場戲陳炯就是男主角。陳炯就這么被姜小汐推到了求婚場地,聚光燈打向陳炯,小雨眼中帶淚地朝他跑了過來,陳炯還沒來得及解釋,小雨就撲在他身上說我愿意。下一秒,圍觀群眾便跑來歡呼,陳炯知道,這一刻他不得不被迫做一個選擇,要么結婚,要么分手。姜小汐默默走進了人群中,拉著姍姍來遲的丁子起哄讓陳炯娶小雨。姜小汐特地把自己手上的戒指摘了下來,塞到不知所措的陳炯手中,陳炯望著希望滿滿的小雨默默地下跪,為她戴上戒指,二人幸福地相擁在一起。煙花絢爛,姜小汐看了眼一旁的人群,再一次默默轉身離開。她一個人來到海邊買醉,陳炯也在處理完一切后跑來質問她為什么這么做。姜小汐道,她只是在幫小雨完成夢想而已,她很同情小雨,她和五年前的自己一模一樣。陳炯雖然理虧卻很是生氣,一氣之下把什么不該說的冷嘲熱諷都說出來了。姜小汐沒再繼續說話,甩了他一巴掌便走了。

  回國的飛機上,丁子還沒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轉眼就要結婚了?小雨依舊沉浸在幸福中,理所當然地認為陳炯那么做是為了給她一個驚喜,并沒有注意到陳炯的異樣。汪聰來接姜小汐,還順帶祝賀了陳炯和小雨,不過他總覺得陳炯很眼熟。姜小汐堅決否認了他的想法,汪聰說昨天她媽給自己打了電話,讓他們有空回家吃飯,當然,她并不知道女兒失業的事情。

  陳炯和小雨一踏進公司就被祝福淹沒了,小雨幸福的和同事說說笑笑,身旁的陳炯卻笑的很勉強。姜小汐一個人回了父母家,說汪聰有點事晚些過來,沒和媽媽說幾句話姜小汐就躲進了廚房,把自己失業這件事告訴了姜父。姜父嘆了口氣讓姜小汐趕緊找工作,問她缺不缺錢,有困難來找自己,還有千萬不能把這件事告訴姜母。姜母擺弄著自己的發型,姜小汐跑去陽臺給汪聰打電話,原來汪聰陪前女友韓婧去復查了,他剛把韓婧送回家。姜小汐聽聞掛了電話,汪聰連忙要離開,韓婧表面大度,可沒等汪聰離開她就開始哭鼻子,拉著汪聰的手又開始訴苦。汪聰安慰了幾句,忙不迭地離開了。

  姜父和姜母剛把菜端上桌汪聰就來了,飯桌上,姜小汐沒少給汪聰顏色看,姜母勸解幾句就步入正題,催著姜小汐和汪聰結婚。汪聰連忙表態說很早以前就想和姜小汐結婚了,可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姜小汐沒說話,吃飽了后就回了房間。離開家后,汪聰一個勁兒地和姜小汐解釋,還說韓婧已經答應下周就搬走。姜父和姜母在樓上擔憂地看著樓下二人的身影,他們怕姜小汐因為之前逃婚的事情留下了心理陰影,再也不肯結婚了。小雨在家種翻看著在泰國玩的照片,突然發現陳炯和姜小汐沒有合影,看到了姜小汐一張好玩兒的照片還說要發給她。小雨催促陳炯見家長討論結婚的事情,陳炯心不在焉地回答到,等他忙完這陣子再說吧。

  小雨特地去見了陳炯父親一面,陳父是個身穿夾克騎著摩托的酷爸爸,還開了一家摩托車俱樂部。小雨把陳炯和她求婚的事情告訴了陳父,她想讓自己媽媽過段時間來和他見一面,陳父說只要陳炯同意了就好。只是,陳父對陳炯求婚這件事情充滿疑慮。陳父把陳炯叫過來問結婚的事情 ,他實在想不明白陳炯為什么要結婚,畢竟五年前那件事還歷歷在目。陳父再次奉勸陳炯要好好想清楚,在婚禮沒辦之前,至少還有挽回的可能。一周后,姜小汐提著大包小包來到了汪聰家,卻看見了早就該搬走的韓婧。姜小汐見汪聰并沒有要趕韓婧走的意思,立馬離開了。

  丁子讓陳炯把姜小汐的資料給他一份,說要幫她找工作,陳炯卻對在泰國的事情耿耿于懷,沒搭理他。陳炯到達回和小雨約好的餐廳,卻看到了姜小汐和汪聰,原來這是四個人的晚餐。小雨很熱心地讓陳炯幫忙留意一下姜小汐的工作,汪聰附和著,而姜小汐和陳炯之間的氣氛卻總是怪怪的。

還沒愛夠第5集劇情介紹

  

  小雨很開心能夠認識姜小汐,畢竟如果沒有他,她和陳炯之間的關系還不知道會怎樣。陳炯突然抬起頭說,姜小汐的功勞非同一般呢。小雨興致勃勃地把他們在泰國拍的照片給汪聰看,汪聰翻看著照片,總覺得陳炯有些眼熟,姜小汐見狀忙把手機還給小雨。小雨和汪聰互相交換著雙方地戀愛時間,他們的戀愛發生在姜小汐和陳炯之后,一樣的是,陳炯和姜小汐那是都很低落。吃過飯后,汪聰送姜小汐回家,他總覺得姜小汐和陳炯認識,因為姜小汐一和陳炯說話就很緊張,一緊張腿就不自覺地發抖。姜小汐連連否認,還說以后要和這種半生不熟的人少些來往。

  甘粹接老公蕭牧回國。姜小汐拿著信用卡賬單來求助姜父,她的錢要還房貸,去泰國玩兒也沒控制住。姜父便把自己的私房錢小心翼翼地拿出來給了姜小汐,說起蕭牧回國一事,蕭牧是鋼琴家,在國外拿下來一座音樂獎杯,他還是姜父的學生,和姜小汐從小一起長大。他們全家明天過去一起吃飯,讓姜小汐把汪聰也叫上。汪聰來找姜小汐吃飯,得知她不在家本來想走,可想了想又回去把家里收拾了一下。汪聰無意中找到一個盒子,里面放著幾張碎片,汪聰拼好之后發現,那是一張姜小汐和陳炯的合照。小雨整天忙著做婚禮企劃,還問陳炯有沒有要補充的,陳炯卻興致缺缺,甚至埋怨小雨沒有和他商量就去找陳父了。小雨不忘催促陳炯幫忙給姜小汐找工作,畢竟她都答應人家了。

  陳炯突然接到了汪聰的電話,此時汪聰就在他公司樓下。蕭牧和甘粹正在準備晚宴,甘粹指揮著蕭牧的經紀人珍妮買花買茶,蕭牧看上去很是抱歉的樣子,希望珍妮不要介意甘粹的行為。姜父和姜母接姜小汐去參加蕭牧的派對,姜小汐依舊穿著牛仔褲T恤,壓根沒有打扮,姜母看了直翻白眼。汪聰找陳炯的目的是為了工作,但也是為了詢問他和姜小汐的關系,他很肯地地說道,陳炯是姜小汐的前男友。陳炯無奈承認了,他們已經分開很久了,如果不是因為這次的解聘他們也不會再見了。

  派對。蕭牧和甘粹特地來和姜家三人打招呼,之后蕭牧帶著姜父和姜母去看獎杯了,甘粹和姜小汐留下來談話。汪聰要離開時,陳炯問他為什么姜小汐突然跑去做文秘了,汪聰卻說從二人認識開始,姜小汐就已經在以前的公司了。以前的姜小汐也和蕭牧一樣是彈鋼琴的,她看著蕭牧的獎杯很是感慨,如果她繼續彈下去想來也會有些成就吧。汪聰匆匆趕到,姜小汐沒說什么。姜母很羨慕甘粹,要是姜小汐當初沒把蕭牧拱手讓出去,現在的女主人估計就是她了嗎。姜母說錯了話連忙和汪聰解釋,而汪聰也差點說漏了姜小汐工作的事情。汪聰找了個單獨地方問姜小汐為什么不告訴自己她和陳炯的關系,更不明白姜小汐為什么會和陳炯去泰國,二人大吵了一架,姜小汐更是說出了分手。

  姜小汐把所有的事情告訴甘粹,甘粹覺得姜小汐的所作所為的確很奇怪,正常人看見前男友恨不得打他一頓,可姜小汐居然還幫陳炯求婚?蕭牧來找二人,得知姜小汐和汪聰吵架了很是惋惜,二人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他對姜小汐的任何決定都是支持的。小雨再一次和陳炯討論婚禮的詳細流程 ,陳炯再三思慮后開口,提出把婚禮時間往后推一推,還拿工作當借口。小雨只能大度地表示理解,任由陳炯一拖再拖。甘粹覺得姜小汐對陳炯還念念不忘,汪聰雖然有不對的地方,但也是因為太在乎了。蕭牧卻覺得姜小汐有自己的主意和判斷,讓甘粹少摻和這件事情。深夜,姜小汐看著拿著她和陳炯的合照,再一次把它撕碎扔進了垃圾桶里。想了又想,姜小汐再次把照片從垃圾桶里拿了出來,隨手夾在了一本書里。

  次日,甘粹拉著姜小汐去逛街,找了不少借口給姜小汐買化妝品。陳父勸陳炯取消婚禮,不然熬到最后他又該逃婚了。陳父依舊很好奇陳炯為什么要和小雨求婚,既然知道自己不能結婚,陳炯就不該犯這樣的錯誤。甘粹給姜小汐挑了幾套衣服,趁著她換衣服的功夫,甘粹偷偷拿起姜小汐的電話打給了陳炯。不久后 甘粹和姜小汐就來到了陳父的摩托車俱樂部。

還沒愛夠第6集劇情介紹

  

  甘粹帶著姜小汐來到了陳炯父親的店里,見到陳炯就動手打人,姜小汐連忙拉著她要走,可甘粹把一切都說了出來,五年前姜小汐本有去波士頓音樂學院進修的機會,可是就是因為陳炯逃婚,她連一首曲子都彈不出來了,甚至得了抑郁癥,正是因為陳炯,姜小汐的整個人生都毀了,夢想也不再了。姜小汐無法阻止甘粹,深深地看了眼陳炯便離開了,甘粹警告了陳炯也跟著追了出去。陳炯聽完甘粹的話,懊惱不已。音樂會,姜小汐身穿黑色禮服走到鋼琴前,可她發現自己無論怎么按,鋼琴都沒有聲音。轉眼一看,原本座無虛席的觀眾席已經空了。姜小汐從噩夢中醒來,聽到敲門聲便無奈的去開門,她本以為是汪聰,卻不想是陳炯。陳炯想了很久才找到了姜小汐的簡歷找到了她家,二人來到樓下吃飯。甘粹的那番話讓陳炯對姜小汐的歉意更甚,如果他知道這件事情對二人的傷害這么大,他不會那么輕率地和姜小汐結婚,那時候陳炯并不明白,結婚并不是僅僅只有相愛就夠了。姜小汐嘆了口氣,當初他們的確太單純了,何況失戀是件很正常的事,是她過不去那道坎兒罷了。姜小汐決定正式放下和陳炯的感情,各自過好各自的生活,她只是奉勸陳炯,不要再讓小雨像當初的自己一樣。姜小汐說完該說的話就準備離開,她希望陳炯以后別來找她。

  汪聰去找姜小汐時發現她和陳炯走在一起,臉色頓時有些難看?;氐郊液?,姜小汐想和汪聰解釋剛才的事情,汪聰卻讓她不用解釋,畢竟韓婧都住到他家了姜小汐都沒有懷疑他,他又有什么資格去懷疑姜小汐呢。對于陳炯,汪聰表示自己當初也是被氣糊涂了,希望姜小汐能夠原諒自己,同時,他也希望能夠和姜小汐一直一直在一起,他希望和姜小汐結婚。

  回到家的陳炯想了很多,小雨已經睡著了,被他的動靜吵醒后告訴他已經告訴媽媽婚禮延期的事兒了。陳炯卻突然告訴小雨,他決定按照小雨訂的婚禮日期結婚,不再拖了,小雨聞言很是感動。陳父得知陳炯沒有取消婚禮反而決定婚禮正常進行很是驚訝,他知道,陳炯是害怕小雨也會變成姜小汐的那樣。陳炯不說話,陳父反而勸陳炯說不結婚真的沒什么大不了的,結婚也沒有他想的那么簡單。陳炯卻好像下定決心一般,沒把他的話放在心里。甘粹得知汪聰向姜小汐求婚了很是驚訝,可是姜小汐并沒有急著答應。

  陳炯去解聘大公司的一位高管,然而對方卻咄咄逼人,陳炯實在沒辦法便說出了自己的身份。原來,對方是陳炯的師兄,當年他曾經回母校講座說每個人都會有適合自己的一片土壤。后來,陳炯也面試過他曾經所在的公司,只是沒有被錄用。陳炯知道,他能夠給自己一個答案,今天他的這番話,也許就和多年前的那場講座一樣,和陳炯有著不一樣的意義。最終,師兄簽了解聘協議書。陳炯幫姜小汐找到了一份面試機會,讓丁子把資料交給姜小汐,還囑咐說別說是他找到的機會。姜母不斷地勸姜小汐和汪聰結婚,可姜小汐卻告訴她,她真的不想結婚。這時,姜小汐接到了丁子的電話,二人見面后丁子把資料交給了姜小汐,然而卻無意間卻告訴她,這份工作是陳炯幫她找的。姜小汐得知后當下便拒絕了,她不想和陳炯有過多的牽扯。

  甘粹拉著蕭牧去朋友的生日會,然而蕭牧晚上需要開會,甘粹當著許多人的面和蕭牧撒嬌,場面有些尷尬,珍妮適時打斷了二人。甘粹一個人去了蕭牧的生日會,遇到了上次在蕭牧慶功宴遇到的贊助商。姜小汐來汪聰家,正好在飯點,韓婧便像個女主人一樣請她吃飯。姜小汐把丁子給自己的工作機會給了韓婧,韓婧卻畏畏縮縮地生怕自己搞砸了,不過在姜小汐的勸說下,韓婧還是答應了,不過她希望姜小汐先別把這件事告訴汪聰,因為汪聰好像不太愿意二人單獨見面。姜小汐這么幫韓婧其實也是為了自己,畢竟她總是住在汪聰家里,她說不介意也是假的。

  生日會上,甘粹被小姐妹們起哄說叫蕭牧快些過來,不是冷嘲就是熱諷,喝醉的甘粹腦子一熱便帶著他們去了蕭牧的工作室。甘粹在琴房,珍妮攔著甘粹等人不讓進去,然而她那些小姐妹見狀便嘲諷甘粹在家里做不了主,甘粹一氣之下帶人直奔琴房。

網絡微評
?
足球火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下载 浙冮体彩6十1历史数据 内蒙古十一选五一定 百宝彩泳坛夺金 广东11选5真准 000725京东方 幸运快3官方开奖网站 甘肃快三今天推荐号 天臣配资是实盘吗 秒速时时彩计划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