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萊間劇情介紹

1-6集

蓬萊間第1集劇情介紹

  

  在銀河之外,有一個神秘的星球,叫做蓬萊,那里的子民能操控精神的力量讓自己不老不死。數千年前,一艘蓬萊之舟在穿越銀河時意外墜落到了地球上,蘊藏著巨大力量的宇宙方舟化為了無數玉石碎片散落,如若心懷執念的人拿到這些碎片,會被其力量所誘惑化為受其指引的靈物,而蓬萊之舟的幸存者們自此以消除世間所有靈物回收蓬萊之力為己任,他們也被稱為天兵。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這樣一個身為靈物的人,他叫做白起,他因蓬萊之力的影響跨越數千年不老不死,又因為腦海中對一位神秘的天兵女子的模糊回憶,為了達成她的夙愿,成為了世上唯一的一個靈物醫生,為凈化靈物而奮斗。

  林夏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女演員,她每天奔波在各個劇組之間,就是為了還上父親林建南欠下的巨額債款,好讓他早點回家。這天,林夏又接到了一個工作,對方希望她穿上跳舞的衣服去生日派對上熱場,她原本不想做,但無奈最后還是被塞進了生日禮物盒里。

  這天是周末,白起住進了一間酒店,他吩咐助手把自己之前落下的快遞安排運送到房間里,可是沒想到對方卻搞錯了快遞盒,將林夏所在的盒子給白起送了過來。不明真相的林夏還以為白起是今天過生日的壽星,上來就給他跳了一支貼身熱舞,搞得白起以為林夏是個賣身的脫衣舞女郎,罵她不知廉恥,結果卻被林夏踢了一腳,原本尋常人是傷不了白起的,所以這引起了白起的注意,他將她留在了房間里,自己出了門去找人。

  這時,聯系林夏的經紀人打來了電話,她這才發現自己走錯了房間,著急離開的時候又不小心摔碎了白起的一個花盆,里面種的是蘊藏著蓬萊之力的植物桃源鄉,但她并不知情,把東西拿起就走了,找了助理回來的白起回頭就找出了監控,發現她拿走自己的桃源鄉后就更加生氣了。而將桃源鄉帶回家隨手種在水杯里的林夏只顧著喝酒消愁,沒發現這植物居然一夜之間自己長出了好幾片葉子。

  林夏家里的房屋一直在出租,但是這天突然來了一個看起來十分富有的項姓男子,一來就說要買下她的房子和這塊地皮,對方見她不肯賣房子給自己,便借著手里的一塊玉石中的蓬萊之力迷惑了她,還讓她自己從這個世上消失。姓項的剛走,白起就帶著自己的助手阿離來了,被迷惑得失了神智的林夏把桃源鄉給了白起,而后便自顧自地往外走。白起在回程的半路上回想起方才林夏反常的行為,一路追回來便救下了站在橋上要自殺的她,讓阿離把她帶回了自己房間。

  桃源鄉一夜之間長了許多葉子,白起和阿離都對此十分驚訝,白起剪下了桃源鄉的一片葉子,讓阿離拿去煎了水來救林夏,這才將她身上的蠱惑解開了,但夜色深了,阿離顧著自己睡覺便將林夏留在了白起房間。

  這一夜的夢中,白起看到了繁茂生長成一顆小樹的桃源鄉,還有那個當初將它送給自己的天兵女子,但是他依然看不到對方的模樣,而且剛夢到一半他就被迷糊間爬上床的林夏給鬧醒了,對方還一直抱著他不撒手,他幾番掙扎才逃了出來,最后被逼得只能把床讓給了她。

蓬萊間第2集劇情介紹

  

  天兵楊戩從休眠艙中醒了過來,可時間已經過了上百年,世間已面目全非,一切都顯得那么的陌生,而一身布衣布鞋飛檐走壁的他和現代的這個世界也顯得十分的格格不入。

  從白起房中醒來的林夏對自己所處的環境十分意外,更加讓她吃驚的是,白起一來就把靈物和天兵的事情全都告訴了她,搞得她一度還以為白起是個和自己父親一樣的騙子,但白起一個響指讓她回想起了昨日自己經歷的所有事情,她這才有些相信他的話了。白起讓阿離查來了那個神秘人的資料,發現他叫項伯言,而聽到這個名字的林夏想起自己的房子,轉身便沖了出去,白起阿離也跟了上去。

  林夏家的房子已經被她自己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賣給了項伯言,她進不了門,只好跟著白起阿離來到對方的公司——伯言地產,三人設計進入了項伯言的辦公室,而林夏一見到他就嚇得躲到了白起身后。項伯言手里拿著玉石,一副十分胸有成竹的樣子,將合同拿給了白起看,但他很快便咳嗽了起來,白起一眼就看出他這是受蓬萊之力影響的癥狀,拿了一支香給他,還留了自己的名片,隨后便帶著林夏離開了。

  迷茫的楊戩走到半路上突然看見了昔日的兄弟王枷,對方之前騙他說自己死了,但實則是放棄了天兵的身份和人類組成了家庭,這讓楊戩十分憤怒,因為原本他們天兵二人成組,是應該每人輪值一百年而后進入休眠艙的,如今王枷不愿回去,還給了他一些自己調查到的靈物資料,顯然是要讓他今后獨自行動了。

  項伯言身邊的女助理大半夜地偷偷跑來白起家,結果被早有準備的林夏和阿離暗算了一棒子,而后又被放到了客廳拷問。她告訴三人,項伯言自從用了白起的那支香就一直沒有醒過來,于是白起讓她帶著自己去見他,女助理將他們帶到了項伯言休息的地下室,路上林夏因為踢翻了滅火器還嚇得掛在了白起身上,這讓白起非常無語。

  白起判斷項伯言并不是個靈物,而真正需要被治療的是女助理紫弦,因為他不是人類也不是靈物,只是個由紫弦的執念而生的附屬品,若要救他只能先解開紫弦的執念。白起點起了一支香,想和紫弦一起進入她的腦海里,但卻沒想到帶著林夏一起進去了,而且他的法力在林夏身上一點作用都沒有,這讓他非常意外。

  原來在紫弦的記憶里,她本是個琴技高超的姑娘,而項伯言是那個唯一懂得欣賞她琴聲的人,他與她一見如故,不惜花重金百兩收她進了自己的府中,即便她一直不愿坦白真心也一直留著她,可這事正值局勢動蕩,項伯言憂心連累紫弦,幫她安排好了出國的行程,而自己打算去關外,臨行前二人見了一面,紫弦依然未曾坦白自己的真心,多日之后,紫弦才從別人口中聽說項伯言落魄了,為了不連累自己才讓自己離開,深受感動的她這才換上了他曾經送自己的裙子來到了他住的破屋子找他,他還留著自己的琴,卻不愿開門讓她見自己,說一定要等自己東山再起有錢了再給她做聘禮,這便是項伯言對金錢有著執念的原因。當日的鵝毛大雪中,紫弦為項伯言彈起了初遇那日的鳳求凰,但后者因病重當夜便死在了房中,追悔莫及的紫弦太過悲痛,用身上帶著的一塊蓬萊舟玉石將他救了回來,可是人死不能復生,活過來的項伯言也只是一個因執念而生的傀儡,一心只想著要賺錢,可再多的金錢也填不滿他內心的空洞。

蓬萊間第3集劇情介紹

  

  紫弦用玉石將已死的項伯言拉了回來,而此時旁觀的白起突然由手上的玉鐲覺察到了有天兵的到來,于是帶著林夏從紫弦的回憶里退了出來。白起方才點的那柱香燒完之前,若紫弦還不能放下執念,那么她就會變成惡靈,到時便再無回寰的余地,所以白起此時并不想讓天兵來搗亂,便讓阿離用香去先拖住對方一陣子,自己則再次回到了紫弦的記憶中。

  想要跟上白起的林夏很快也進入了紫弦的記憶,但是一來就遇上了紫弦,沒有了白起手中那把傘的保護,她便成了紫弦的攻擊目標,被對方一路追殺,幸好白起及時趕到將她救下。白起對紫弦好言相勸,希望她放下執念。而林夏原以為只要項伯言不走,這些事就不會發生,于是幾次嘗試后返回來帶上了紫弦,給她換上裙子,帶著她回到了分別的那一夜去見項伯言,讓她把心里話都告訴他,兩個相愛的人這才終于得到機會坦真心,紫弦再次為項伯言彈起了初遇時的那一曲鳳求凰,雖然這一幕只是短暫的假象,但也足以解開心結。

  從回憶中醒來的紫弦終于放下了心中的執念,用玉石放項伯言的元神離開,而后將其交給了白起,還把房子的鑰匙還給了林夏,她無意間提起最近有一些靈物經常找項伯言麻煩,所以他時常動用催眠的力量,身體才會越來越差,而白起對這件事似乎十分感興趣。

  被迷暈的楊戩在夢境中見到了一位白衣女子,二人似乎曾經相識,而且這位白衣女子和林夏的長相一模一樣,還未來得及多說,他便醒了過來,而白起也在此時找來,將他一擊倒地,警告他不要再試圖插手自己的事,但躺在地上的楊戩見著白起手上的手環,對此感到十分意外,因為他認得那是那位白衣女子的。而白起處理完紫弦的事就打算和林夏劃清界限,于是三更半夜的就直接就把她扔在了大馬路上,讓她自己回家。

  一位神秘的女子不知在何時出現在了伯言地產附近,她似乎也是為了項伯言而來,還親眼目睹了白起與楊戩的打斗,回頭就報告給了自己的上級,對方只讓她稍安勿躁再選擇其他的目標,她是否會和紫弦提起的那一伙人有關呢。

  回到家里的白起驚奇地發現桃源鄉居然開花了,他回想起自己曾經聽那位夢中人提起過,只有她才能讓其盛開,對此感到十分驚奇。第二天一早,阿離也被開花的桃源鄉驚呆了,他懷疑是林夏的原因,雖然白起極不愿意承認,但他自己一澆水,花就消失了一朵,他只好帶著阿離和桃源鄉再次來到了林夏家里。

  白起帶著早餐來道了歉,而后又問起林夏對桃源鄉到底做了什么,而林夏就按照自己之前的方法朝花上噴了一口水,氣得他扭頭就走了,但是剛一回家就發現花又長了出來,于是他回想了方才林夏刷牙用的杯子和牙膏牙刷,讓阿離全買回來做測試,可是完全不起作用,而且花還都掉光了。

  林夏家里的債主又打來了電話催債,于是她只好跑來求經紀人給自己接工作,而對方非常不耐煩地就把她打發去洗水桶了,但今天恰好公司的大紅人笑笑回來,她見林夏受欺負,便將自己的MV里的一個女鬼角色給了她,而林夏也正好拿預先支取的演出費還了債。

  楊戩在夢中見過的那個女子名叫小舟,是他的朋友,他見白起拿著小舟的手環,誤以為他殺了小舟決心要復仇,于是讓王枷替自己查到了白起的酒店地址,可是卻被攔在了門口,他只好動用蓬萊之力困住了保安,而后找到了恰好想要出門找林夏的白起,后者見了他也并不意外,先打發阿離離開,而后二人一同乘電梯一路往上。

蓬萊間第4集劇情介紹

  

  楊戩來者不善,白起心里非常清楚,二人原本在電梯里就要打起來,但礙于中途突然走進來一對母女,只好暫且休戰,尋到了一處空曠之地這才動起手來。白起憑空祭出了一把黑色的長傘作為武器,三兩招便再次將楊戩擊倒在地轉身離去,讓阿離開車去林夏家,但是執著的楊戩不愿放棄一路緊追。于是白起只好將他引進了一處超市,還在他的身上塞了超市里賣的女性內衣,搞到最后保安也來了,他只好叫來了王枷替自己解圍,王枷也只能撒謊說楊戩是個智商低下的傻弟弟,這才將他救了出來??墒菞顟爝€不愿死心,還想叫上王枷和自己一起去打白起,王枷可不是個愿意惹麻煩的人,見他這樣便勸他要先融入這個時代,否則會有暴露天兵一族的危險,楊戩這才暫且冷靜下來。

  林夏的鄰居小朋友和老奶奶都以為她是個大明星,對她都非常友善,只是有好些小混混債主跑來找林夏的麻煩,還在她家門口貼了好多林建南的照片和大字報,搞得一團糟,不依不饒地要讓她父債女償,只給了她三天時間,還跟她動手動腳的,隔壁奶奶來幫忙還被他們推倒在地,最后還給她全身都潑了油漆,情狀十分狼狽。阿離和白起恰好看到了這一幕,但白起知道林夏是有些身手的,只是不懂她為何不反擊,而林夏苦笑著告訴他如果不是這些討債的人自己都不知道父親的消息,欠了債讓他們出出氣也就算了,可白起卻并不打算輕易放過這些人,回頭就拿挖掘機給三人挖了個大坑扔了進去,隨后便帶著他們去給林夏道了歉,還幫林夏還了錢把欠條換了回來,表示自己現在成為了她的債主,如果她沒錢還的話,可以用幫自己養花作為交換,還讓她跟著自己和阿離住到酒店里去。但林夏不愿意放棄自家的房子,兩人眼看著又要吵起來,于是阿離提出讓白起租下林夏家樓下的一層,這樣一來可以讓她照顧桃源鄉,二來也可以暫時躲避楊戩,白起這才同意了下來。

  雖然白起的態度冷淡,但林夏對他還是非常感激的,而且細心的白起在臨走前發現林夏臉上還有油漆,于是便下意識地伸手給她擦,驚得她差點摔倒,又順勢扶了她一把,一旁的阿離見了眼珠子都瞪圓了,從前可是從未見過白起如此待人,而白起看似淡漠的表面下,內心也是波瀾四起。那三個討債的人被白起嚇得紛紛認他做了大哥,還直呼林夏為嫂子,心甘情愿地給她清理了院子的外墻,于是林夏為了迎接這位潔癖債主的入住,將家里上上下下都打掃了一遍。

  第二天一大早,白起就帶著阿離入住了林夏家的一層,還把她的家具和家電都搬了出去,全都換成了自己帶的,林夏心里不愿意,但合約已經簽下了,她也束手無策。

蓬萊間第5集劇情介紹

  

  林夏還以為白起大清早就搬過來了,結果一看鐘,居然已經下午三點了,她匆忙間接了個電話,回頭就沖了出去。

  王枷建議楊戩到表演培訓中心去學習,于是他便來到了表演學校,這里的老師一聽說他要報名,所以熱情地接待了他,可他一來就被教室里表演的學生們奔放的性格嚇到了,扔下錢就走了出去。林夏也恰好來同一間學校報了名,從教室出來的楊戩恰好在路邊與她相遇,發現她和小舟長得一模一樣,于是便一路騎車去追她坐的公交車。

  林夏同一家經紀公司的女藝人笑笑被狗仔隊糾纏,無奈之下她只好讓司機瘋狂加速,可是卻因此撞上了騎車的楊戩,她嚇得連忙下車查看,可是楊戩卻突然自己站了起來,狗仔隊的記者也跟了上來對著笑笑一陣猛拍,驚慌的她差點摔倒,楊戩見狀便伸手扶了她一把,而這一幕恰好又成了狗仔的素材。

  笑笑這天恰好是要去拍攝MV的,但她因為車禍的原因遲到了,導演對此十分生氣,他原本就認為笑笑不應該臨時把角色換給林夏,但為了工作還是只能將就著讓林夏先打扮上。林夏換裝的時候聽到一旁的同事說這里的宅子鬧鬼,又在窗邊見到了一個詭秘的人影,心里頓時起了些疑心。而笑笑這邊卻在剛剛的事故中對英俊的楊戩一見鐘情,無心去拍攝現場,執意要去看楊戩的檢查,結果卻被一片空白的腦CT照片嚇了一跳,楊戩手上戴著天兵的手環,醫生和經紀人不讓他帶金屬進檢測室,所以執意要讓他摘了,結果被他三兩下就推倒在地上,笑笑見狀一路跟出來還在路上摔倒了,就此讓他走掉了。

  林夏化上女鬼的妝開始了拍攝,可是片場頻頻出怪事,林夏還沒跳,就有白色的鬼影從鏡頭前閃過,攝制組的工作人員都倉皇逃跑,林夏因此懷疑是有靈物在搗鬼,于是四處查看,結果發現了一個躲在荒宅子里裝鬼嚇人的小孩,導演對他耽誤自己拍攝很生氣出手打了他,而此時四周的宅子突然像是有了靈性似的動了起來,而導演也似乎被一個女人掐住了脖子差點死掉,對方警告了他一句便放走了他,而林夏將小孩從宅子里帶了出來。

  小孩阿秀執意要回去宅子里,說自己和姑姑住得好好的,偏偏這群大人要來搗亂,所以自己這才裝鬼嚇人,林夏自此推斷他的姑姑應該是方才制住導演的那個靈物,而且又聽他說姑姑生病了,于是便好心地將他帶回家去找白起,打算讓他來幫忙。林夏帶著阿秀要回家,但是天色已晚沒有車,他們攔下了一輛過路的車,但沒想到車上的兩個都是不懷好意的壞人,他們原本就是受人指使來捉阿秀和他姑姑的,見此機會自然不肯放過,幸好此時公交車突然開來,林夏和阿秀這才逃過一劫。

  白起叫來了裝修隊,把家里整個都翻修了一遍,林夏帶著阿秀一進門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激動地和阿秀玩鬧時還不小心摔碎了一個茶杯蓋子,所以和白起開口的時候也猶猶豫豫的,只好讓阿離先把阿秀先帶出去買吃的,自己留下來將阿秀姑姑的事告訴了白起,可是對方卻執意認為她出現了誤判,她不依不饒地拉著他要先去看一眼再說,糾纏間白起將林夏壓在了沙發上,此時阿離正好帶著阿秀回了家,二人只好暫且作罷。

蓬萊間第6集劇情介紹

  

  第二天一早,不愿放棄的林夏再次跑來白起的房間門口勸說,可是沒想到白起一大早就出門了,獨自去了阿秀家的宅子查看,結果一來便遇上了阿秀的姑姑穆媄,對方以為他綁架了阿秀,表示他要殺自己沒關系,但不要為難孩子。而白起告訴她自己不是天兵,來此地只是因為阿秀的請求,希望可以治療她,讓她恢復成正常的樣子和阿秀一起生活,但穆媄臉上不知為何有著難看的傷痕,她不愿阿秀看見自己這個樣子,于是拒絕了白起的好意,還讓他告訴阿秀別再回來找自己。

  林夏站在小區門口等著白起回來,還以為他治好了穆媄,但白起表示對方拒絕了治療,而這話被阿秀聽到了,他非常難過地請求白起治好姑姑,還說自己以后可以把賺到的錢都拿來作報答,但白起還是非常冷漠地拒絕了他,此時阿離又突然給他帶來了一個消息,于是他便轉身離開了,而林夏只好帶著阿秀再次回家,希望能夠說服穆媄。

  楊戩再次來到表演中心,他想找林夏,但卻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描述不出她長什么樣,于是老師便建議他先報個班在這里等,既然對方也是學生,這樣總會遇得上的。

  白起匆忙離開是為了去見一個人,此人正是那位出現在伯言地產的神秘女人,她靠販賣情報為生,城府極深,連白起也看不穿,而她表示想和白起交朋友,第一次給的見面禮就是一個西山的定位,而阿離恰好之前發了信息告訴白起林夏帶著阿秀回了西山,這讓白起不禁警覺了起來。

  林夏帶著阿秀回了宅子找穆媄,對方打發阿秀先回了房,而后將林夏單獨約到了房中,告訴她自己拒絕白起的原因是因為一旦接受治療,自己就會恢復原本的樣子,這樣會嚇到阿秀,所以這才不愿接受治療。且她自知命不久矣,請求林夏永遠不要將自己的原本面目告訴阿秀,還希望她能幫忙照顧他。話音未落,前些天的惡靈又追了過來要害阿秀,穆媄挺身而出將其打倒在地,隨后又大聲兇阿秀試圖讓他離開,但惡靈攻勢兇猛,被蓬萊之力控制的穆媄也幾近喪失理智,林夏在重重攻擊下要護住阿秀屬實艱難,幸而白起及時趕到收服了惡靈,這才將二人救下。

  穆媄不愿接受治療,已經變成了不受控制的惡靈,連阿秀和林夏都有可能傷害,白起表示對此已經愛莫能助,但林夏苦苦哀求他幫幫阿秀,這讓他心里有些感觸。夜里,白起安頓阿秀睡下了,而后從懷里掏出了一支玉笛,那是他曾經的愛人留下的,有著可以壓制惡靈戾氣的能力,但他不是笛子的主人,無法將其吹響。

  林夏告訴白起,自己從小被父親扔在家里,所以不希望阿秀變成和自己一樣,受傷難過的時候都沒人陪,而后還將穆媄的執念告訴了他,原來穆媄之前因為事故容貌被毀而被拋棄,所以不希望阿秀也發現繼而離開自己??砂灼鸶嬖V林夏,阿秀是個有著蓬萊基因的孩子,他的眼睛能看穿靈物的偽裝,所以他一早便知道了姑姑的原本面貌,一直裝作不知道也是為了不讓姑姑把自己趕走,因為他曾經也是因為這個異能被父母拋棄的,而哭泣著從睡夢中醒來的阿秀也向林夏承認了這一事實。

  白起無奈地表示如今只有用笛聲壓制穆媄這一個辦法,可是這世上已經沒人能吹響這個笛子了,林夏聽了這話拿起他手中的笛子便吹,意外的是,她竟然奇跡般地吹響了,白起雖然萬分驚訝,且林夏只會吹小星星這一首曲子,吹得還不太好聽,但如今救人要緊,他燃了一炷香,用林夏的頭發做了標記,而后便帶著阿秀進入了穆媄的記憶幻境中,打算要讓穆媄知道阿秀并不在意她的容貌,從而消除她的執念。

網絡微評
?
足球火 河北20选5好运3走势图 河北福彩快三开奖号码 江苏11选五预测专家推荐 22选5开奖中奖规则 可以玩极速赛车app下载 上海快3开奖查询结果 pk10八码滚雪球计划 智财资本 江苏快3在线平台 河北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