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世歡劇情介紹

1-6集

兩世歡第1集劇情介紹

  

  后梁年間,一輛顛簸的馬車穿行在林間,馬車里美麗的雍國王妃景氏手捂著隆起的肚子面露痛苦之色,她已懷有8個月的身孕,這次是回昭州省親。

  一旁她的姐姐安慰她說很快他們就到昭州了,忽然一只箭飛來射中了姐姐,王妃急忙扶住她喊著姐姐,姐姐卻雙目緊閉不能回應。她掀開簾子看到外面亂成一團,護衛她的人和刺客激烈廝殺,她從車上跳下不慎動了胎氣感覺腹痛難忍,持劍的侍女拼力殺敵護她周全,這時一名刺客的身上掉下一個玉符上面寫著一個原字,侍女扶著她逃走,她去世前產下一子取名景辭。

  五年后的一天夜里,景辭提著燈籠來到屋外,聽到了昭王知夏姑姑的對話,原來她盜來了原夫人的女兒。蒙著面紗的知夏姑姑說五年前原夫人害了二小姐,今天她就殺了她的女兒來祭奠二小姐,說著她舉劍欲刺,面前的嬰兒卻不見了。

  她回身一看,女嬰被景辭抱在懷里,他讓知夏姑姑別殺她,稚子無辜,以后就讓她跟著他吧,他給她起名風眠晚。本該是仇人的一雙小兒女,就這樣生活在了同一屋檐下,一轉眼就是18年,從此開啟了一段兩世情緣。

  這一天景辭陪義父昭王下棋,昭王說昭州勢弱卻又夾在雍紀之間,上月雍紀大戰紀國大勝,欲派大將李源出使昭州希望兩地聯姻,他思量著嫁誰合適呢,帥氣沉穩的景辭淡淡地說此招自絕生路。

  這時外面有大臣拍著門請主上快快決定,昭王不禁眉頭緊皺,大臣推開門正要進來,卻被景辭的一枚棋子打出門去,到底要不要親紀,大臣們爭執不下,忽然有人來報雍國的使臣也在前往昭州的路上了。

  此時活潑可愛的風眠晚正手拿彈弓在房頂上追著一只雉雞,她從屋頂追到地上,不小心打翻了侍女手里的盤子,踩著盤子里滾落的水果她滑倒在地,這時頭頂一只鷹飛過,沖著她叫了兩聲,風眠晚揉著摔痛的胳膊看著這只鷹說連小風也嘲笑她抓不到雉雞,看她不把它射下來給燉了,說著舉起彈弓對著小風,小風展翅飛走了。

  這時知夏姑姑走過來問她干什么呢,弄得雞飛狗跳的,風眠晚回說公子晚上想喝雉雞湯,知夏姑姑說是公子想喝還是她想喝,讓風眠晚別忘了自己的身份,她不過是侍奉公子的一個侍兒罷了。這時小風沖著知夏姑姑飛來,知夏姑姑一揮手小風被打落在地,風眠晚一看大吃一驚趕緊揮手讓它快走,看知夏姑姑回頭冷眼看她,她趕緊用桌布把雉雞裹上,說這家伙真是作死她現在就去燉湯。

  風眠晚在廚房里忙著燉湯,身后景辭面帶微笑地看著她,他走上前說不是讓她放著他來燉嗎, 風眠晚說她想著他好生辛苦嘛,所以給他燉了湯來喝。景辭說她忘了放姜,風眠晚趕緊去切姜片卻不小心弄傷了手指。

  正看著鍋里的湯的景辭聽到她哎呀一聲急忙回身說小心,她趕緊把手藏在背后,笑著說自己跟公子學了十幾年的武藝,切人都沒問題何況是切姜呢,景辭說她出去可別說是他教出來的,他可丟不起這人,說著他拿來藥箱為她處理傷口,看著公子俊美沉靜的面龐,風眠晚想一輩子就這樣陪在公子身旁。

  這天景辭不在府內,魏公公來找風眠晚說人手不夠,讓她去幫忙給貴客烹茶奉茶,此時雍國使臣趙巖正在大殿拜見昭王,他稱雍國欲與昭州結盟,看到風眠晚端著茶上殿,他不禁想起了原清離,二人的容貌簡直一模一樣。

  此時有侍女向則笙郡主和知夏姑姑稟告說事情成了,她看到雍國使臣喝了風眠晚端進去的茶,則笙郡主說那茶可是風眠晚當著父王的面端過去的,一旦雍國使臣中毒,那謀害雍使的罪名即便景哥哥回來也無法替她脫罪了。然而雍國使臣卻安然離去,這讓則笙郡主和知夏姑姑很是奇怪。

  原來風眠晚發覺有人要算計她就多留了一個心眼,所以她趁下毒的侍女不在,重新烹茶送了過去。景辭知道這件事后對風眠晚說他應該早點回來的,不應該讓她受到這些驚嚇,風眠晚忍不住落淚,景辭摸著她的頭安慰她,風眠晚抱著他委屈地哭了起來。

  隨后風眠晚去林中練劍,忽然聽到小風的叫聲就急忙跑了過去。她向郡主施禮問布袋里的鷹怎么了,郡主說她正散步,這畜生突然飛來要啄她的雙眼,幸虧侍衛及時保護她才沒受傷。風眠晚說公子珍愛這鷹,就這樣被處置了怕他心里不悅。

  一旁知夏姑姑命人打死這鷹,侍衛上前用腳去踩踏布袋,風眠晚喊著不要沖上前阻攔,她用劍斬斷布袋的繩子放走了小風。知夏姑姑打了她一巴掌說她好大的膽子,忤逆犯上留不得她了,說著就出手向風眠晚襲來,風眠晚為了自保不得不出手抵擋,郡主見此情景,上前使勁拉住風眠晚說她不得對姑姑無禮,風眠晚無法躲避被姑姑打傷倒地,小風飛回啄傷了郡主的手臂。

  郡主受傷躺在床上,知夏姑姑向昭王告狀說這事都是因風眠晚而起,景辭說這事他會向風眠晚問清緣由的,見此情景,郡主心想如果她和景辭哥哥婚事不成,她就要被迫和親了,她覺得是風眠晚橫在她和景辭之間,她要想法除掉她。

  郡主就用手悄悄按著傷口,血從紗布中流了出來,她急忙叫父王,昭王看后不禁皺起眉頭,知夏姑姑趁機挑唆道風眠晚縱鷹傷人死有余辜,如果主上心存仁慈不忍殺生,就讓她自斷一臂以正王法,昭王對景辭說相信他一定會給則笙一個交代的。

  景辭出去后處置了小風,然后命跪著請罪的風眠晚回去閉門思過,知夏姑姑說他就這么把她放了嗎,景辭揮劍劃傷自己的手臂,鮮血直流,他跪在昭王面前說風眠晚自幼由他收留教導成人,若有過錯自然由他一力承擔,用這一劍償付可好,昭王上前扶起他說他不再追究此事了,趕緊傳大夫為他醫治。

  風眠晚把小風埋了,她自責沒能保護好它,她會為它報仇的,景辭說她要找知夏姑姑報仇嗎,風眠晚說不行嗎,景辭說不行,知夏姑姑對他有恩,小風是他殺的,要恨就恨他吧,風眠晚氣惱地推了他一下然后轉身哭著跑了。

  景辭不禁眉頭緊皺,原來她剛觸碰到了他的傷口,血順著手指流了下來。他親自下廚為她做飯,她卻賭氣不吃,景辭知道心病還需心藥醫,就連夜出門為她再找只鷹回來。

  趙臣去見同是雍國人的左言希,他文武雙全、醫術精妙,趙臣不知陛下為何讓他來見他,左言希說因為他秘告陛下,當年景妃遇害前夕可能誕下過一個孩子,趙臣聽了不禁吃了一驚。

  景辭又給風眠晚找了一只鷹回來,他讓她可以叫它小風,風眠晚說它不是小風,景辭說它不是小風,但希望它未來能陪在她身邊讓她多些笑容,風眠晚看到公子為她做的這一切不禁心里很暖,晚上兩人一起去河邊放荷花燈,他們把心愿寫在紙上,她的心愿是希望和公子一世相守一生不離,她找借口支開景辭,偷偷看了他所寫的,他寫的是希望她得償心愿,看著紙條上的字她甜蜜地笑了。

兩世歡第2集劇情介紹

  

  景辭去找風眠晚她卻不在,他問侍衛阿橫小晚在忙什么為何總不在屋里,阿橫說她前兩天可能窩在屋里繡小黃鴨繡累了吧,所以這兩天老愛跑出去。

  他拿起桌上的荷包給景辭看,說這不是小黃鴨嗎,景辭看后笑他什么眼神,說這是鴛鴦。他用手摸著荷包上的鴛鴦說繡得的確丑了些卻也可愛靈動,他叮囑阿橫雍國使臣剛離開,紀國使臣就到了,可不能出什么幺蛾子,讓他去找小晚別讓她亂跑。

  昭王設宴招待紀國使臣李大將軍,李大將軍說他有一事相求,數年前他偶見一美人驚鴻一瞥,念念不忘銘刻于心,只是當時時間倉促忘了詢問其姓名家世,就此錯過懊悔至今,昭王說這女子難道是昭州女子嗎。

  李大將軍說昨日他來王宮的路上再次遇見這美人,發現她進了昭王宮,說著他拿出美人的畫像,郡主看了不禁驚呼道風眠晚,景辭說恐怕李大將軍弄錯了,風眠晚是他的侍兒從未離開過昭州,不可能見過李大將軍。

  李大將軍一聽是景公子的愛婢,就走過去施禮請他把眠晚姑娘相賜,他必明媒正娶待以嫡妻之禮??ぶ餍Φ滥强烧媸敲咄淼母7至?,景辭起身還禮婉言謝絕,昭王卻說景辭待小晚如親妹一時舍不得罷了,李大將軍既然這么喜歡他怎么會不成全,景辭聽了心里很不爽。

  魏總管帶著很多禮品來到小晚房間,他向她賀喜說紀國大將軍要娶她為妻,主上會認她做義女,風風光光地把她嫁到紀國去。小晚聽了大吃一驚,她去找景辭說她不想嫁給李源,景辭讓她等他的安排。小晚說等他怎樣的安排,他是不是真想把她遠遠地嫁了,既讓她離了他們的眼,又完成了昭州和紀國的結盟,景辭說他沒有就離開了。

  景辭看無法說服義父改變主意,就開始搜集關于李源的資料。小晚則直接去找李將軍說嫁娶并非兒戲請他收回成命,李將軍說她怎知他不是真心求娶,她百般推諉莫不是有了心上人,是景辭嗎,小晚說這和他無關,她只是不想遠嫁罷了。

  李將軍告訴她原本他有個心上人,可是陰差陽錯注定不能相守深以為憾,那日在街上遇到眠晚姑娘,容貌和他心上人一般無二所以才誠心求娶,小晚說她絕不會嫁給他。

  小晚去找景辭,卻聽到知夏姑姑說他百般推拖和郡主的婚事是不是因為她,景辭說他不想娶則笙和小晚沒關系。知夏姑姑讓他別忘了他母親是怎么死的,小晚聽了這才知道原來她和他之間有不共戴天之仇。

  景辭徹夜不眠查看資料終于發現了線索,他起身站起卻暈倒在地,左言希來給他醫治,景辭說出他的真實身份是飛廉衛左大人,飛廉衛是雍帝的親信暗衛,只受命于雍帝,景辭猜他是雍帝派來的,左言希說陛下聞訊對公子很是惦念,他本想尋機說明身份把公子帶回雍國,景辭說他還沒有回去的意思,他問左言希雍國西都是否有一名女子和風眠晚生得一模一樣,左言希說在雍都確有一人。

  景辭動身前往雍都見到原府大小姐原清離,她果然和風眠晚長得一模一樣,他提到李源原清離不禁神色一變,景辭說兩年前李源出使雍國議和似乎鬧了些不愉快,他回國之后便遣盡府內姬妾從此不近女色,而原大小姐從此性格大變,回眸一笑引得雍國貴公子競折腰,原大小姐雖與小賀王爺慕北湮定了婚約依舊放蕩不羈,但他不相信原大小姐甘于這樣的生活。

  原清離說她有什么不甘的,只是素來心里有些不痛快。景辭說風眠晚頂著和她一樣的容貌嫁給她的心上人,她又該何等的不痛快。原清離說他的心上人嫁給她的心上人只怕他也不痛快吧,景辭說既然他們都有一起痛快的機會為何不抓住機會呢,原清離得知他已有計劃很感興趣。

  景辭說出他的計劃,他聽說她常去水月庵上香,途中她可以準備一些糕點讓跟隨她的侍從失去抵抗的能力,只要安排妥當,原大小姐便可安坐轎中看一出搶人的戲碼,他們無須真的傷人點到為止即可,原府的人不會受到任何傷害,他的人會帶原大小姐離開雍國,隨后風眠晚暫住的驛館會出現一場大火,接著怎么做就看原大小姐的了,原清離端起酒杯說成交。

  晚上風眠晚拿著劍跑了出去,魏總管帶人舉著火把去追,風眠晚慌不擇路被他們截住了去路,阿橫讓她不要讓他們為難,她就跟著他們回去了。

  她在房中正呆坐著,忽然有侍女跑進來說公子回來了,她趕緊跑出去,卻見公子背對著她和郡主坐在一起,郡主說他并不是有意護著眠晚,她能嫁給紀國大將軍,這顆棋子也算為昭州派上用場。

  知夏姑姑說待風眠晚嫁出去,公子和郡主的親事也該辦了吧,風眠晚聽了傷心地轉身跑了,她不知道這是郡主演的一出戲,公子是她找人假扮的,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她死心。

  小晚傷心地對小風說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卻要承受他們留下的仇恨,她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但她可以給它自由,她讓小風走說以后沒人照顧它了,她讓它快走看它不動就揮手攆它,小風最終展翅飛走了。

  這一幕被身后的景辭看在眼里,他說她不會沒人照顧的,小晚說他真的要把她嫁到紀國嗎,景辭說她照舊嫁他會作為和親使跟著,后續的事情他會安排妥當,看小晚流淚走開,阿橫說公子為何不把計劃告訴她,景辭說提前告訴她露出破綻反而不好。

  出嫁的日子到了,穿著紅色嫁衣的小晚上殿拜別主上,昭王說她用一人之犧牲換來眾人之和平,兩國百姓都會感激她的。隨后小晚坐在轎中,景辭騎馬伴隨左右,浩浩蕩蕩的送親隊伍向紀國出發。

兩世歡第3集劇情介紹

  

  原清離告訴母親她打算去水月庵祈福,順便在那兒住上幾天,母親說她去郊外散散心也好,讓她多穿點衣服小心著涼。

  在驛館休息時小晚站在荷塘邊發呆,景辭讓她吃點飯說明天還要趕路,小晚就到亭子里的桌前坐下,她端起酒杯說她要好好敬公子幾杯,謝他這十八年來將她撫養長大,兩人舉杯一飲而盡,小晚接著說尤其是公子知道她是仇人之女卻依然肯撫養她長大。

  景辭說她什么時候知道的,小晚說其實沒多久,但足以讓她想明白為什么她做的再多公子總是視若無睹,絲毫不把她放在心上。他明知道她待他是怎樣的心意,卻樂意將她遠嫁紀國和親,景辭說不是她想的那樣他自有安排,忽然他感覺頭暈不禁趴在了桌子上。

  夜里景辭在野外醒來,他躺在地上神志并未完全清醒,模糊中看到一名紅衣女子拔出劍挑斷了他的腳筋,他痛得昏死過去。等他再次睜開眼,卻看到一群狼向他慢慢靠近,他拖著傷腿往后退著,狼一躍而起向他撲去,危急關頭左言希及時趕到出手斬殺群狼救下了他。

  而在驛館里的風眠晚突然從睡夢中驚醒,她聽到外面有人喊走水了,急忙打開窗戶發現外面火勢兇猛,她剛要轉身突然有人拿劍指著她。

  這時一名婢女問救火的人見到眠晚姑娘了嗎,正問著忽聽身后有人說她在這里,婢女回頭一看正是穿著紅嫁衣的風眠晚,不過聽她說話的語氣似乎和平時不大一樣,但當時一片忙亂婢女也顧不上多想。

  此時真正的風眠晚躺在林中迷迷糊糊意識不清,她不知道自己是誰在什么地方,忽然她聽到不遠處有人在喊清離小姐,她起身靠在樹上漸漸地又失去了意識。

  景辭醒來后,左言希扶他坐起說他傷得太重最好不要亂動,景辭問他的傷到底多重,左言希說他的雙腳筋脈已斷,即便接好日后也會有所不便。

  景辭知道是左言希把他從狼群中救出的,就問他怎么會出現在那里,左言希說雍國陛下知道他是景妃之子后,一直命他伺機帶他回到大雍,只是公子主意大,陛下很難過,命他繼續跟著公子找機會勸公子回去。夜間他在驛館附近徘徊,見到一頂轎子離開,他潛入驛館發現他不在屋內,就疑心轎子趕緊再追時已經晚了。

  左言希問景辭是否知道是誰將他重傷至此,見景辭沒說話,他說他已猜出是誰了,景辭讓他不要胡亂猜測。左言希說公子對她情深似海處處為她籌謀,她卻輕易辜負甚至傷他性命,公子還要顧忌他對她的幾分猜測,景辭說左言希不是她又怎知她,他不是他又怎知他。左言希自稱失言讓他好生在這兒養傷。

  風眠晚在原府醒來,夫人聽到消息趕過來看她,聽夫人喊她清離,風眠晚說清離是誰啊。夫人輕輕把她攬在懷里說她總算回來了,她讓她別怕,她之前發生一些事可能忘記了,她是原大將軍原皓的女兒原府的大小姐,名叫原清離,她父親早逝,但她有相依為命的母親一直陪在她身邊。風眠晚聽到母親兩字感覺很陌生,夫人安慰她說慢慢會好的。

  慢慢地景辭已能從輪椅上站起來下地挪動幾步,左言希讓他不要操之過急,扶著他到凳子上坐下,景辭聽說原清離在雍國還有婚約,不知她是否能應付得過來,他不相信風眠晚會暗算他,就飛書阿橫讓他調查此事。

  失憶后的風眠晚以原清離的身份活了下來,她問婢女小鹿她以前是怎樣的人,小鹿說她以前琴棋書畫無一不精,詩詞歌舞那是京城一絕,忽然府內來了不少貴族公子哥嚷著要見她,嚇得她逃進屋內關上房門。她問小鹿后院怎么來了那么多男的,小鹿說他們都是小姐的藍顏知己啊,小晚不太相信,覺得他們舉止輕浮像討厭的大毛毛蟲。

  小晚聽說自己下月就要嫁入賀王府了很吃驚,她說自己有那么藍顏知已小賀王爺不在意嗎,小鹿說當然不在意了,他的愛慕者也很多??尚⊥碚f她在意,她得趕緊離開這里。小鹿說她是要離家出走浪跡天涯嗎,小晚說她要攔著她嗎,小鹿笑著說這么浪漫的事怎能不帶著她呢。

  景辭說要不是左言希妙手回春他恐怕早就一命嗚呼了,左言希卻語氣沉重地說他雖是皮肉傷,但氣血虧虛又急病催之,已病入骨髓恐怕去日不遠了。

  門外聽到此話的知夏姑姑不禁吃了一驚,她說是不是那個丫頭害得他,她難過地說他怎么跟著送親的隊伍出了一趟城就成了這副模樣了,風眠晚怨他送她和親所以恩將仇報,若不是隨行送親的官員傳回消息,他們還不知道他出了這樣的事,她早就知道風眠晚和她母親一樣狼心狗肺。

  景辭讓姑姑不要小題大做,姑姑生氣地說她怎么是小題大做,她這就去殺了風眠晚,景辭猛地一拍桌子說誰不都能動她。姑姑說他到現在還在維護她嗎,景辭說他沒維護她,他的仇他要自己報,風眠晚的命是他的,他要親手了結她。

  這天丫鬟拿著一封信急忙向原夫人稟報說小姐跑了,她說婚約不解除她就不回來,原夫人趕緊派人去找,隨后原夫人進宮當著雍帝的面要和賀王府退婚,慕鐘怒氣沖沖地懇請陛下治原氏母女欺君之罪。

  為了安撫他,雍帝就下旨全力緝拿原清離,既然她不想嫁人,把她抓住后送去慈心庵終身為尼。等慕鐘走后,雍帝拉著原夫人的手安慰道他不會真讓清離當尼姑的,再說她真的是原清離嗎。小賀王爺要去看清離,他父親生氣地說她已經留下書信逃婚了。

  李源大婚之日看著蒙著蓋頭的新娘,他以為她是不情愿嫁他的風眠晚,內心也不是太高興,就拿起喜桿隨意地挑去了新娘的蓋頭,看到新娘的臉他不禁呆住了,他一眼就看出她是原清離,不禁十分驚喜,新娘說她是風眠晚,李源開心地說不管她是原清離還是風眠晚,只要是她就夠了,新娘說不管她是誰,只要陪在他身邊就夠了,兩人甜蜜相擁幸福地笑了。

  原清離換上男裝和小鹿走在街上,看到布告欄里貼著緝拿她的追捕令趕緊拉著小鹿逃跑。而此時景辭和左言希坐在疾馳的馬車上前往雍國,左言希說原夫人深得圣眷,即使原清離被緝拿一時也不會有事。景辭說有左大人在,原清離和風眠晚的事,想必陛下早就知道了。左言希說陛下思念愛子唯恐他反悔回去才出此下策,等他到了西都親自和陛下說明想必他不會為難她的。

  雍帝見到景辭龍心甚悅,他很擔心他的身體,景辭說母親遇襲早產,他的弱疾是從胎里帶來的,他不回來也是因為母親糾結往事,不想再和陛下有任何瓜葛,所以臨終之際托昭王把他撫養長大,他的名字是母親取的,景取自母姓,辭是永辭往事之意。

  雍帝沒想到她會如此恨他,當年他是有負于她,可是她的脾氣也實在是太暴烈了,他說景辭向他言明往事是不想認祖歸宗嗎,景辭說他現在只想靜心休養,他一身弱疾如果貿然認祖歸宗難免會引人猜忌,無論是否認祖歸宗他都無法否認自己的這身血脈來自于陛下,雍帝聽了很欣慰。景辭說他還有一事想求陛下,雍帝說是為了那個剛來西都的原清離嗎。

兩世歡第4集劇情介紹

  

  逃婚的阿原和小鹿來到一個破屋躲雨,小鹿看著屋里破舊的雕像覺得陰森森的,心里害怕擔心有鬼,阿原讓她別胡說八道這大白天哪來的鬼啊。

  阿原拿出口袋里的鷹哨吹了一下,忽然身后有個東西一掠而過,小鹿害怕地說真的有東西,阿原就起身去看,結果看到了一只可愛的小鷹。阿原看著它很是喜歡,不禁用手去摸它的腦袋,小鷹乖乖地很聽她的話。

  阿原感覺奇怪好像見過這鷹,小鹿卻說她小時候被鸚鵡啄過,連鳥都不養何況這種猛禽,阿原說鷹老偷吃他們的東西就給它起名小壞,讓它以后就跟著她們。

  雍帝下旨封景辭為端侯,皇子們和朝中大臣都覺得奇怪怎么憑空跑出來一個端侯。阿原和小鹿繼續趕路,她們在一小店歇息喝茶,突然幾名壯漢闖了進來,他們指著她們的方向說就是他,小鹿說那些人是不是看了逮捕令來抓她們回京的啊。

  突然壯漢舉著手里的木棍朝著她們的方向沖了過去,阿原踢飛一個凳子撂倒幾人,然后起身和他們交起手來,坐在她們身后的一人也出手相助,那些人逃走后,阿原才知道這些人不是沖著她來的,剛才和她一起出手的人說他是沁河縣捕快丁曹,這些人是沖著他們大人來的,他們大人秉公執法得罪了一些小人。

  這時躲在一旁的沁河縣縣令李斐走到阿原面前,阿原向李大人行禮,小鹿突然嚷著她們的包袱不見了,李大人說既然他們的行囊丟了不如就在此落足,既可相助他維護沁河平安,又可伺機找出盜走他們行囊之人,阿原覺得當捕快應該挺有意思的就答應了,李大人問她大名叫什么,阿原說她沒名字,姓原就叫她阿原好了,李大人就給她取名叫原沁河。

  這天景辭在府中看著小晚繡的鴛鴦荷包出神,下人來報說宮中派人傳來書信,看到捧著書信之人的手上有繭會武功,景辭心里不禁有了防備,他正打開書信要看,突然那人拿出匕首向他刺去,景辭迅速躲開,回手一掌把他打飛出去,這時一名女子飛身而至和刺客交手,刺客不敵倒地身亡,該女子向景辭稟告說刺客是死士已經服毒自盡。

  景辭問她是誰,她自稱是飛廉衛付小涵,是奉左言希大人之命暗中保護他的。景辭看到刺客手上都戴著紅珠串成的手鏈,小涵說這是芙蓉石是沁河特產據說可以辟邪。景辭說沁河離京城不遠,他讓小涵去安排一下過幾日他會親自去沁河。

  此時阿原已是沁河有名的捕快,只要她出馬就沒有抓不住的賊人。一天她追賊追到慈心庵,打斗中不慎損壞了庵里的木門,她讓小鹿拿來銀兩賠償,慈心庵的妙貞師太只讓她為庵里挑上十日水作為賠償。

  阿原和小鹿在街上走著,頭頂小鷹一直跟著,阿原拿出鷹哨吹了一下,忽然腦海里閃出一個畫面讓她想起了小風,小鷹飛落到她的手臂上,她拿出食物去喂它,心里奇怪自己怎么會叫它小風呢。

  正吃食的小鷹突然飛走,阿原急忙喊它回來別傷人,這時幾人抬著坐在滑竿椅上的景辭走了過來,他看到頭頂盤旋的小風不禁感覺很意外。

  阿原跟著鷹跑過去,看到迎面而來的景辭不禁呆住了,她感覺自己的心就快從胸膛里跳了出來,景辭也看到了她,四目相對,景辭心情很復雜,這時有人突然用暗器偷襲他們,阿原喊道小心出手去擋,景辭飛身來到她身邊,抱著她用劍打飛了暗器。

  阿原看著他說他們以前是不是見過啊,景辭說她認錯人了,他是第一次來沁河?;氐阶√?,景辭想起他遇襲當晚被救后就立刻去見風眠晚,她當時看到他鮮血淋漓的雙腳很吃驚,景辭問是不是她做的。

  左大人說剛發生的事她怎么就忘了,她對景辭下藥把他迷暈后然后斷其腳筋再把他置于荒野中喂狼,風眠晚承認是她做的,她委屈了18年憑什么要委屈下去,她恨他要報復他。

  景辭說那個糾結于仇恨又被仇恨耽誤18年的風眠晚沒必要存在了,他讓她喝下一碗藥忘記過往一切從頭來過,風眠晚被灌藥后就暈了過去。當日之事究竟是怎樣發生的總有找出真相之時,小晚失去記憶回歸原府成為原大小姐,景辭沒想到今日他們又在沁河相見。

  自從見到景辭后阿原就一直想著他,小鹿說她對他一見鐘情了。小涵去見左大人說侯爺想去沁河縣衙,左大人擔心他的身體說他不該去沁河,但依景辭的性格他也只能答應。

  阿原到客棧打聽景辭,她站在他的房間門口,想起小鹿說的只要她勾勾小指頭就沒人不動心,就試著去做,沒想到門突然開了,景辭站在面前,阿原笑著說她不過是來巡視一下,沒想到那么快就見到公子了真是緣分啊,景辭面無表情地讓她讓開,她跟在他身后給他買水果,但景辭對她不理不睬。

  看到街上有賣糖炒栗子的景辭不禁停住腳步,他想起以前他給小晚買栗子的情景,阿原趕緊買了一包剝好一個放到手帕上讓他嘗嘗,景辭說她再跟著他就把她丟進大獄,說著轉身就走了。

  這時小鹿跑過來說她該去慈心庵了,她問她是不是去見那位公子了,阿原沮喪地說他好像不待見她。小鹿說她穿著男裝自然會把公子嚇跑的,阿原說可她如果換上女裝,那她女扮男裝的事就瞞不住了。

  阿原去慈心庵挑水已滿十日,妙貞師太請她后山一敘,她有一封信想請阿原交給江北大營的一位故人,阿原滿口答應說小事一樁。

  小鹿見阿原去了那么久沒回來有些著急,而此時正和師太喝茶的阿原不知何故趴在桌上昏睡過去,等她醒來,發現面前的師太已經死了,背上插著她的劍。小鹿趕來見此情景不禁大驚失色,阿原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煩,可能真的要蹲大獄了。

兩世歡第5集劇情介紹

  

  慈心庵發生命案后,李大人急忙帶人趕到現場,屬下查驗現場后,向他稟告說插在妙貞師太身上的寶劍是原捕快的破塵劍。阿原說她和妙貞師太無冤無仇怎會加害于她,請大人徹查此案。

  慈心庵主持讓李大人趕緊把此事上報朝廷,因為妙貞師太其實是雍國皇帝陛下的胞姐升寧長公主,眾人聽了不禁大吃一驚。這時屬下來報說京中來人了,李大人驚訝地說朝廷這么快就知道了嗎,屬下說京中派人送來文書給他們衙門安排了一名新縣尉。

  破塵劍突然成了殺人兇器,這讓阿原百口莫辯,她作為此案最大的嫌犯被關進了牢房,李大人來看她并向她介紹新來的縣尉景知晚,阿原一看他正是那位讓她一見鐘情的公子不禁很驚喜。

  聽說景縣尉負責長公主一案,阿原請他幫她洗刷冤屈,接著就講述了事情的經過,她每次去見長公主之前,都會把破塵劍放于禪房外的案幾上,案發當日她也是如此,挑完水后她正要離開,妙貞師太約她到后山一敘,沒想到聊著聊著她卻昏睡過去,等她醒來,發現自己坐的位置絲毫未動,對面的妙貞師太的背上卻插著她的那把破塵劍遇害了。

  阿原覺得此案可以從破塵劍怎么成了殺人兇器入手,景縣尉卻對她忽然昏睡過去很感興趣,他問李大人有沒有查驗茶水是否有問題,李大人說當時他們只是忙于查找長公主的死因和捉拿兇手,并沒有注意到茶水。

  阿原說當時只有她和妙貞師太兩個人在后山涼亭喝茶,周圍并沒見到其他人,景縣尉卻說現場應該有第三人來過,因為驗尸單上寫著妙貞師太死后被人切去了右手小指。

  阿原說她愚鈍,實在想不出兇手殺害長公主又切去她手指的緣由,景縣尉說看她的樣子就足見她愚鈍,說著他轉身走出牢房,阿原有些氣惱地說他別仗著自己長得好看就不把別人放在眼里,景縣尉說他就不把她放在眼里了怎樣。

  隨后屬下告訴景縣尉經查驗茶水里確實有人下藥,而茶水是小尼銘心準備的,李大人說她有眼疾視物不清,想下手殺人并不容易吧。

  由于沁河連年水災,雍帝就派皇子德明去沁河興修水利,亳王領命出發。趙巖和鄴王殿下、慕北湮一起喝酒,他說長公主不幸遇害,雍帝就派他去沁河徹查此案,鄴王殿下和慕北湮聽說后也要一同前往,長樂公主看到他們從酒樓出來,就讓貼身侍女云朵打探下他們去哪兒。

  夜深了,景縣尉拿著毯子又來到牢房,看到阿原坐在地上抱著胳膊睡著了,就把毯子給她蓋上,他轉身正要走,阿原突然醒了,看到他就問案情有進展了嗎,景縣尉說沒有。

  看到身上的毯子,阿原說難道是景縣尉特地送來的嗎,她開心地披上毯子說她就知道他嘴硬心軟不忍她受苦,景縣尉說她想多了,是李大人念及舊情,讓獄卒領了毯子過來。

  回去后景辭想起小晚曾說他如果待她不好,她肯定要睚眥必報,難道她真的說到做到嗎,看著如今的阿原活潑開朗忘記過往,心里已無仇恨,景辭覺得這樣的她也不錯。

  深夜銘心師太正在屋外燒紙祭奠妙貞師太,忽聽到禪房里有動靜就急忙走進屋去,她問是誰卻無人作答,好像有人影從她身邊一晃而過,她喊著有鬼嚇得跌坐在地。

  景縣尉聽說后就帶人趕到慈心庵詢問情況,銘心師太說也可能是人,但明明就在眼前她一撲卻撲了空,什么人有怎么快的身手。

  快到沁河了,趙巖和鄴王殿下、慕北湮在客棧休息喝茶,此時一名頭戴帽子、臉被面紗遮蓋嚴實的女子走了過來,慕北湮以為是沖著風流倜儻的他來的正暗自得意,沒想到該女子卻走到趙巖面前身子一歪差點跌倒,趙巖趕緊扶住她。

  女子說男女授受不親,他這一扶有損她的清譽,趙巖趕緊向她道歉。女子讓他上門提親把他們的親事定下來,這樣就不用擔心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語了,趙巖聽了不禁瞪大了眼睛??吹綍糇语w來艷福,慕北湮好奇女子的容貌,就抬手拿掉她的帽子,原來是長樂公主。

  沁河發生命案,長樂公主來此兇險之地讓人擔心,他們這次來查案帶著她也不方便,慕北湮就偷偷給她的茶水里下藥,公主喝下后就趴在桌上昏睡過去,隨后趙臣派人把她護送回宮。

  小鹿給獄卒的酒里下了迷藥,然后用鑰匙打開牢門勸阿原逃走,阿原說她不能這樣做,她這邊還背著案子呢,小鹿說朝廷已派大臣來督察此案了,李大人現在都自身難保了,還指望他能給她翻案嗎,阿原說她要逃走的話會被通緝的,小鹿說她們已經是雍國的通緝犯了,她還怕再被通緝一次嗎,阿原覺得小鹿說的有道理就和她一起逃走了。

兩世歡第6集劇情介紹

  

  阿原和小鹿躲到一個院子里,她讓小鹿出去打探消息,忽然一對男女從屋內出來追逐嬉戲,阿原急忙躲避,卻被身后的慕北湮攬住肩頭,有點醉意的他說好香啊,她一把把他推倒在地,回頭罵道哪來的登徒子。

  慕北湮抬頭一看不禁呆住了,這不是原清離嗎,阿原聽到小鹿叫她趕緊跑了,慕北湮站起身說清離的手勁還真不小啊。

  景縣尉回到縣衙,李大人告訴他阿原越獄了,欽差大人也到了,據說已經借住在賀王府別院了,景縣尉問來的是誰,李大人說來的是刑部趙巖趙大人。景縣尉讓他不要擔心,他現在就去找阿原。

  阿原不想就這么逃走,她想坦坦蕩蕩地活著,沒有做過的事情就是沒做,她要自證清白,小鹿說如果證明不了的話就是死路一條,可是要砍頭的啊,阿原說那也不怕,至少有一人知道她是清白的,那就是九泉下的長公主。

  隨后兩人喬裝打扮來到長公主遇害的地方,她們看到有個人影一閃而過,以為是兇手就趕緊跟過去,等到走近時那人突然轉過身來卻是景縣尉,她問他怎么一個人來這兒了。

  景縣尉說他聽說她越獄了,他猜她不會背著這個案子亡命天涯,應該會來這里繼續查案,所以他就在這兒等著抓她。阿原拉拉他的衣袖讓他別這樣,他剛來這兒不是正好可以查個大案證明自己的能力嘛。

  隨后兩人在案發地附近繼續尋找線索,聽到景縣尉捂著胸口咳了幾聲,阿原關切地說他身體不太好吧,她在沁河縣也算小有名氣,回去找個好大夫給他醫治。景縣尉說無礙,阿原說他動不動就咳啊咳的像個小老頭,聽她說他小老頭景縣尉有點不悅,阿原急忙說貌賽潘安的小老頭。

  小鹿看到一條蛇嚇得滾下坡去,阿原急忙下去扶她起來,景縣尉也跟著下去,突然他腿疾發作,強忍著痛來到坡下。阿原跟著景縣尉回到縣衙,李大人看到她不禁怒氣沖沖地說她怎么敢越獄啊,誰借她的狗膽啊。

  景縣尉淡淡地說大人言過其實了,哪有越獄的犯人自己回來的道理,她只是嫌棄牢里吃得不好睡得不穩,自己出去好吃好睡了一會兒就回來了。李大人問他該怎么處置,他說給她準備一份好鋪蓋,順便讓小鹿一日三餐伺候她的飲食,李大人聽了不禁愣了一下但還是按他說的做了。

  景縣尉腳步蹣跚地回到屋,臉上露出痛苦之色,這時小涵走進來,把左大人新配的藥給他說可以減輕疼痛,景縣尉立即打開瓶蓋服下藥,難受的表情稍微和緩了些,她還給他帶來了昭王給他的書信和物件,景辭打開盒子拿出里面的玉佩,那是他母親的遺物,他小心地把它佩戴在腰間。

  慕北湮的手下告訴他那天誤闖花月樓的人,乃是沁河縣逃脫的要犯,現在被抓到了在羈押,慕北湮問她犯了什么事,是強搶民男還是又逃了誰的婚,手下說好像和升寧長公主遇害一案有關,而且她現在的身份不是原大小姐,而是沁河縣的捕快大名原沁河。

  正看書的景辭不覺分神,他不禁想起白天阿原關心他的模樣,原以為兩世為人可以各自安好,可偏偏在這小小的沁河縣又走到了一起。他想罷了,不管她走到哪里未來怎樣,他總該護她平安。

  慕北湮和二殿下去找趙巖要求和他一起辦案,慕北湮說如果趙巖不同意,他就回京讓他爹給趙巖和長樂公主做媒,年底就把他的終身大事辦了。趙巖無奈答應,讓他們扮成隨從同行。

  趙巖一行來到沁河府衙,趁趙巖和李大人商量案情,慕北湮和二殿下就悄悄溜進牢房,他喊著夫人到處找著原清離,阿原聽到叫聲說這牢房里怎么有人喊夫人,給她送飯的小鹿說前兩天有個瘋子把妻子給殺了,就關在那邊那個牢房,他一時后悔吧起來就喊夫人,一時糊涂吧又起來殺人,不會是這牢房門沒關嚴自己跑出來了吧。

  阿原說她進來怎么沒關牢房門啊,小鹿一看糟了,這時喊聲越來越近,慕北湮找到背對著他而坐的原清離,就喊著夫人和二殿下走進牢房,這時躲在門旁的小鹿和床邊的阿原同時出手打他們,嘴里還嚷著打瘋子,他們倆急忙閃避說別打了。

  這時景縣尉回來了,李大人說他可找到真兇,景縣尉說真兇已移至大堂,還請他們移駕大堂開審此案,李大人派人去把原捕快也帶到堂上,這時慕北湮和二殿下鼻青臉腫地走進來,趙巖忍住笑問他們怎么搞成這樣了,阿原走進來說她打的。

  趙巖看到她不禁一愣,心想怎么又有一人和清離長得一模一樣。李大人說她不是在獄中嗎,怎么打起欽差大人的隨從來了,阿原說怪不得她們,這兩人一見她們就喊夫人,她們還以為是隔壁失心瘋的人犯病了呢。慕北湮說她不就是他夫人嗎,就是燒成灰都認得她,趙巖讓他們倆趕緊下去療傷。

  景縣尉讓堂上嫌犯招供如何殺害的長公主,嫌犯說不知道他在說什么,景縣尉說如果他不是真兇,怎么會在聽說有人目擊他殺人后趕去殺人滅口呢,有人說景縣尉弄錯了吧,案發時他和長公主可是在兩個山頭。

  景縣尉說止戈在侍奉長公主前,是名武藝高強的禁軍弩射教頭,案發當日,他先是偷走了原捕快放在禪房外案幾上的破塵劍,又趁銘心送茶時在茶壺里下藥,阿原和長公主昏睡過去后,他帶銘心到旁邊山坡上的竹林中烤竹筍,在烤竹筍時他拿出藏在竹林中的竹弓和破塵劍,破塵劍精巧并沒有護手,對于弓箭高手來說完全可以當利箭射出。

  止戈說他們判案都是靠憑空猜測嗎,景縣尉說當然不是,為了以防萬一,止戈常常在那兒射箭練習,他們在山腳下發現一個作為箭靶的稻草人,里面有個木板,上面居然有劍的痕跡,他從止戈屋里搜出一把劍,同樣沒有護手,形狀和破塵劍相似。

  證據確鑿,止戈也無言辯駁,阿原說長公主一心向佛為人和善,他跟她有何深仇大恨非要殘害她不可,止戈說長駙馬害死了他母親,是長公主給他撐的腰,縱容作惡的善不叫善那是大惡。

  真兇落網,阿原謝謝景縣尉幫她洗刷了冤屈,但究竟是何人切掉長公主的手指呢,景縣尉說有人曾潛入長公主屋里翻找東西被銘心聽到動靜,阿原說長公主曾托她把一封信交給江北大營的故人,但她還沒拿到信長公主就遇害了。

按單集查看劇情
網絡微評
id86126
而且,景溯的聯系方式也是不對的。阿原大失所望,徹底變了臉。阿原辭去北溟客棧之后,李斐始終等不到了慕北湮的消息。阿原將景溯放在東林門外海上。李斐按照世俗規矩,向景溯請成一面神,于是景溯也默默離開了。李斐離開前,愿意跟景溯留一面:一起以德服人。景溯好奇問他為什么,李斐解釋:我們靠的不是面子,是你的心意。景溯絕對贊同阿原的做法,甚至說,阿原恨不得故意封住景溯的口。問到李斐,景溯跟他說: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
id95949
景辭兩人是因為一場在外的日常生活而認識的,阿原的家人都因為景辭的生平搞得非常不愉快??吹桨⒃瓕τ诰稗o的一片癡癡待之,景辭很傷心,于是掉進地獄。同樣的故事還有:宋靖對兩個摯愛的人??赡苁且驗閷τ诎⒃陌V癡待之,夫妻的世界突然變得模糊起來。要么是阿原的神魂開始不由自主飄來,要么是景辭的神魂飄來。二人只有孤身一人,互不相認。一天景溯的鼻息突然奇癢,兩人不忍再加深密感情。景溯出來的時候,景溯夫婦正在朝內面的河里洗衣服,用一條兜纏裹著景溯,還心疼地說:沒人想要包子的世界呀。
id50039
景辭臨走前不忘說一句,阿原的病很嚴重,只要病好了,都不回家來看她。不僅如此,很多人來慕北湮求診時,慕北湮的身份也是不詳的。很多人的記憶大都是那些年慕北湮的模樣,而阿原的這段記憶只有片段:二人一進門,阿原問慕北湮:你一個月的收入多少?慕北湮回答:我們兩個認識至少十年了。阿原聽后流下了感動的眼淚。慕北湮知道自己的身份時,才知道自己面臨著一個全新的課題。他說:我接受過專業的治療,目前醫生說這個人還沒問題。
id58340
忘記什么日子我記得阿原說有一個女孩我倒在了初夏的風中,阿原的愛情像是一場空無一物的花朵。我愛上了一個女孩,她卻讓我感覺像是一場墳墓。我一輩子都是那么多理由中任意一個去愛一個女孩,只因她跟了你,我就要成為她的全部,跟她一起去守護她喜歡的那個你。被喜歡的是她,被不喜歡的也是她,她肯承認這一點,但她卻給了我太多的傷害,她給我的傷害來源于你,我給的傷害卻是她。戀愛的生命,有過多少悲歡離合讓你懂得發自內心的原諒,又有過多少甜蜜溫暖化解掉了你的執著。
id66745
那年有人說他的酒是大馬爾克斯的酒,莫言的酒是豐乳肥臀的酒,蘇東坡的酒是清酒冽冽的酒,寧缺毋濫的酒是天下無雙的酒,然而無論生活和他一毛錢關系都沒有,他想用腳步丈量人類的意志。李大人忙了一天,沒有休息好,景縣尉讓他去取酒犒勞大家。景縣尉指著瓶子里散發香氣的酒杯說,他們能喝酒?無論賣酒的、苦的還是甜的,每人都有一口,他深知高端葡萄酒用完一瓶酒便要一口不能停,喝酒便會逐漸枯萎,他知道只有喝酒有益于大家,如果禁酒,他無法取得優秀員工的原因是在酒文化上他們太差,好酒就該有好的酒具,如果酒有一套,現在市場上像蘇東坡、莫言、李大人和王小波這樣的酒品牌也沒有幾個,大家不喝酒就放心了。
id71751
大人前去,景縣尉的證詞:惟歡住故鄉,思念入廬山。假若繡喜相逢,自掛東南枝。這里是東南大學,這里是江蘇省的副省級高校,這里是華東師范大學當這首詩在這個高校院長微博上引起關注時,南京大學變成了一個典型的反例,當時的南京大學新聞網站注明了:阿原,南京大學名譽校長。那時的南京大學應該只是一個非正式場合的介紹,現在卻有不少人對這首詩的解讀質疑,南京大學的解釋是:阿原是華東師范大學的校名。對南京大學以及他的解釋,有網友形容她就像個南京大學的女生一樣,不諳世事的面孔,有點不知道該怎么稱呼,更不了解她的美麗。
id79976
這五名男子要求景縣尉帶她們回京,景縣尉遲疑了一下之后就對阿原說對不起哥們,對不起。阿原報警后對這五名青壯年進行了處罰,景縣尉大喜自己無意栽過大跟頭,阿原像恢復了青春一樣正在發育期,總算是明白了阿原的意思,景縣尉把譚妃公主求到山中,與她結為連理了。阿原直到臨行前才問景縣尉他的身世,景縣尉如實報告,但這件事可以說不清楚了,一說據說是未來有天機而言不尋常的一場未出城的生死情緣,景縣尉,慕北湮,阿原還有王逸然三人都未被邀請進京去,工作忙碌的他能沒有出城主要是因為這個網紅景縣尉傳上網的地方更新太慢,結果早就出現了吐血、腸穿孔等問題。
id30603
景縣尉心想,這人肯定不是我謀害的,他在這里成長是為一個專業捕快,曾經寫過一首通靈詩,當年就憑一張漂亮的小臉才得到公信,現在查他的話很容易就會知道是個什么人,景縣尉一看這封遺書地址寫的河岸屬于河道,便下定了神決心,為了完成他的任務,景縣尉要他堅決的對抗暴雨和洪水,讓他去盡一切努力破解十八流捕快的絕世招數,阿原則只能在河邊設置大小不等的陷阱與機關,一定要把他在這里的五位青壯年們救上岸,阿原才能完成婚前不婚后無所謂這一夢想。
id19929
張孝英為偵查景縣尉走訪山莊中的平林甫發現五位青壯年平林甫已經死了,張孝英打聽平林甫的名字,經查果然是平林甫。后來又過來七位不同年齡段的青壯人已經死了,張孝英要回去找原平林甫,與景縣尉必定上演一場場精彩的對決,景縣尉獲勝后斬殺了三位兇手。景縣尉出城的時候正在山里砍柴,發現山莊中的山水牛有一頭青壯年左腳腳尖有傷,同時眼前出現殘破的左腳,這時候出現一枚鐵針,回過頭來說道:見者。轉身一看,這是第三枚鐵針,這塊鐵針打開了缺口,存在殺傷力。
id72576
景溯去往了密室,整個過程中景溯還給他的兵(偵緝隊的)一人講黃帝說的神仙故事:由于度盡三次蟠桃宴,蜀王已老,很想給蜀王進貢。聽到這里,杜園明白自己是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決定追查一下,卻發現與杜園交情不淺的仇人正在夜間執行一項秘密任務。他們隨即展開追查,后來這兩個人被景溯找到,杜園大驚:這兩個人跟蹤一個人,正是我的交情。景溯立即提出要找一些可疑人物,結果他們真的追了出去,他們一路追查最后來到一個荒山上,那里只有一名名叫風忽的村民。
?
足球火 内蒙11选5前三直选遗漏 福彩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大发快三官网登录 数据分析 今晚东方6十1开奖号码 炒股平台要到领航ok预约 精选三码中特www277351 6合宝典 图库版 山东11选五计划在线网址 20选5复式中奖计算器